首页 新闻 聚焦 科技 财经 创业 综合 图片 视频

看见

旗下栏目: 看见 国内 文化 公益

【干货】那两家媒体记者,总编没教你们采写技巧吗?

来源:看沧州 发布时间:2019-04-07

舆论炒作?会不会反转?静观。

这几天,两篇类似煽情性很强的稿子,搅动了沧州乃至全国舆论圈。一时间,涉事河南青年究竟有没有被身为泊头市西辛店乡军王庄村村支书的王英军拘禁7年,泊头警方“没有犯罪事实,不需要追究刑事责任,不予立案”的法律文书是否构成不作为或“护黑”,就成了公众的心头之惑.

声明一点,对于媒体异地采访,早在2012年3月5日,时任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明确表示,目前没有规定禁止记者异地采访,也不赞成部分地方政府出台这样的规定;要依法维护记者的权利,任何公职单位、公职人员不能阻挠记者的正常采访。

社会缺乏真相。公众需要调查记者,去关注事实,带来真正的新闻。但是,公众毕竟不是专业媒体记者,不会甄别稿件中的真假优劣,可他们会循着记者发出来的推导性报道对一些“爆料”去继续扩散、传播,导致所报事件更加扑朔迷离。

新闻报道要真实、全面、客观、公正,要遵从职业操守,没有记者的主观痕迹,这是每一个媒体人都知晓的。

但是,仔细阅读“上游新闻”和安阳网相关稿件,“看沧州”发现报道中有些不妥及偏颇之处,以致有几个不解:

 

标题为何作得如此耸人听闻?

 

4月4日安阳网的标题是《河南安阳17岁少年失踪11年被解救,在河北沧州做苦力、头发被拽掉》,上游新闻的标题是《田俊杰被拐11年:做黑工没钱还总被打》和《河北沧州一村支书被指拘禁小伙强迫劳动7年,当地警方不予立案》。





 

 

解救、被拐、做苦力、黑工、被打、拘禁、不予立案……吸睛吧?很容易勾起读者的好奇心、挑起公众的情绪啊!

被谁拐的?真黑工?打没打?两篇文稿中的表述仅是当事人的一方陈述和对方的少量反驳,没有官方的定论。真的构成拘禁?

不知两媒体的记者出于何种目的?为了作新闻?是否过分夸大?题文相符吗?算不算标题党?

 

田俊杰究竟被谁拐卖?

 

2007年,17岁的田俊杰外出到天津。安阳网的报道说是跟随表姐夫;上游新闻一个称是表姐夫,另一个则称是同乡。

 

 

 

表姐夫和同乡是同一个人吗?记者调查采访时为何不问问他当时的真实状况?是否被这个表姐夫或同乡拐卖?

 

田俊杰是被迫还是自愿到王家做工?

 

上游新闻的报道称,“一年后,田俊杰被带到了王英军家的厂子做工,这一待就是7年。”

而安阳网的陈述较为细致:他在及庄砖窑干活时认识了同在砖窑干活的王英军老婆,后来砖厂停工,王英军的老婆将他带到自家拔丝厂。

是谁把田俊杰送到了及庄砖厂做苦力?田俊杰被带到王家的厂子做工7年,是被迫还是自愿?

 

 

从报道中可以看出,田英俊所在的砖窑停工,面临的是饥寒无着,迫于无奈才去的王家厂子。这个“被迫”是王家逼迫吗?肯定不是。

 

拘禁与否?头发都是被拽掉的?

 

上游新闻的报道称,王英军没给过田俊杰一分钱;安阳网的报道中则说“王某某老婆倒是给过他钱,但都是几块钱”。

据上游新闻《河北沧州一村支书被指拘禁小伙强迫劳动7年,当地警方不予立案》称, “田俊杰一直以来都住在村东头王英军家地里的小房子里。路过田边,村民们经常可以看到在地里干活的田俊杰。”

安阳网记者在村中采访时获悉,村民都知道王某某家有个小孩叫田英俊,十分瘦弱,经常在村子里游走,后来听说田英俊被家人接走了。

 

 

既然报道中是“田俊杰说自己就一直住在村东头王英军地里的小房子”“安然度过7个寒暑”“经常在村子里游走”,那田俊杰随时可以离开啊!他若是想离开,不缺少机会啊,又怎么会被“拘禁”?如果他想离开,会缺少机会吗?他是被“强迫”劳动,又怎么会“安然”?再说,他如果真想离开,可以报警求助啊?

拘禁是指以拘押、禁闭或者其他强制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安然”的意思则是平安无事、没有顾虑、很放心,这不前后矛盾、难以自圆其说吗?河南当事人一方的陈述就真的那么可信吗?

 

另外,按照安阳网中田俊杰的说法,“头顶的头发也是王某某拽掉的。”稿件还刊发了田俊杰17岁外出前办理的身份证,以示佐证其早前系一头秀发。

这就奇怪了。若是被王英军拽掉,这个人得多残暴啊?记者怎么能听风就是雨呢?他说啥就是啥?他说你杀人了,你也信?

有专家分析认为,男人秃顶的主要原因是体内的雄性激素分泌过于旺盛,引起的脂溢性脱发。另外,遗传基因、荷尔蒙、病理性脱发、化学性脱发、物理性脱发、营养性脱发等都是男人秃顶的主要原因。

 

记者为何不和泊头警方见面沟通?

 

“看沧州”从上游新闻《河北沧州一村支书被指拘禁小伙强迫劳动7年,当地警方不予立案》稿件中发现,4月2日记者赶赴河北省泊头市,见到了受害人田俊杰及其堂哥田伟红。4月3日,上游新闻记者致电河北省泊头市公安局,想要了解事件调查进展及不予立案的原因,该局办公室工作人员称自己不清楚。

而上游新闻《田俊杰被拐11年:做黑工没钱还总被打》稿件中,没有显示记者来泊头采访的时间痕迹。该调查报道称,对于田俊杰的说法,王英军在接受上游新闻记者电话采访时予以了否认。

 

 

 

 

“看沧州”注意到,前者发稿时间是4月3日20:16,后者发稿时间为4月4日13:48:57。

安阳网则显示:该网记者4月2日下午来到河北泊头,但未能采访到泊头相关知情民警。4月3日9时许,记者跟随田俊杰来到他曾经生活了8年的地方河北省泊头市西辛店乡军王庄村王某某家田地;4月3日15时18分,记者电话采访了王某某;4月3日下午,记者致电泊头市公安局办公室电话,一名女性工作人员以自己不知情,陈姓工作人员以开会为由挂掉电话。4月3日晚,田英俊在一宾馆内接受了记者采访。截至发稿,记者没有得到泊头警方任何回复。其发稿时间是4月4日。

尽管两篇稿件中都有沧州市刑警支队打拐办和河南安阳警方的点滴说辞,但电话中能说明白具体案情吗?

媒体人都知道,做调查性报道有三个原则:一是平衡原则(对于介入事件中的多元主体,应当给予他们同等机会的话语权);二是事实原则(客观公正地报道事实,对真相、事实负责,采访时可以和受害人一起感伤,但写稿时必须客观公正,不能有任何偏颇);三是无罪推论(记者必须有法制意识,不能搞媒体审判)。

“看沧州”纳闷,既然安阳网记者跋涉400多公里、上游新闻记者不远1600多公里从重庆来到河北泊头,何不蹲下身子详尽调查?为何不想方设法联系办案民警或局负责人?如果采写一个案子,仅停留在“办公室人员不清楚”就打住的份儿上,还算得上合格的记者吗?办公室不是具体办案单位,工作人员怎会清楚具体案情?你不找泊头警方求证,是啥意思啊?只通过浮皮潦草地电话采访,能了解内幕?

既来之则安之,好好调查,好好采访,给各方说话的权利,这样才会最大限度地逼近事实真相。莫非,总编没有教给你们调查新闻的采写技巧?

且不说这样的采访是否扎实,记者这样取舍有道的设计留白却把泊头警方害惨了:不是记者不公允,已经给警方说话机会了,是他们自己放弃了,与记者何干?问题是,记者厚此薄彼、蜻蜓点水、一笔带过的采访,此举要么无意忽视,要么视而不见,要么故意闪避,文字篇幅上表现出来的明显不对称一下子把泊头警方推到了舆论的火山口上。

 

报案就非得追究刑事责任吗?

 

对于泊头警方的“不予立案”,河南安阳田俊杰表示“不能接受”。这可以理解。但是,法律就某项罪名是否成立有明确规定和界限的。

强迫劳动罪的手段是暴力、威胁或者限制人身自由的方法强迫他人劳动,其侵犯的是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利。如果致人重伤或死亡,是可以以故意伤害罪判处的。

故意伤害是指伤害他人身体健康的行为,表现为两种情况,一种是对人体组织完整性的破坏,一种是对人体器官机能的损害。故意伤害罪中的伤害,并不包括轻微伤害在内,在一般情说下,对被害人造成的损伤是轻伤还是轻微伤,决定了对人应否追究刑事责任,应否认定为故意伤害罪。

总而言之,罪与非罪,轻伤害与轻微伤害,无论是涉嫌哪项罪名,按照法律规定,都有各自的立案标准、构成要件(主观要件、客观要件、主体要件、客体要件)。只有符合条件,才会刑事立案,否则,就会不予立案。

也就是说,弱者虽然值得同情,但不是每一个当事人报案了,就非得追究对方的法律责任,你得提供相应的证据,警方得查证属实。否则的话,法制秩序、社会秩序、生活秩序就会变得乱套。

用报道引导舆论,用舆论铺垫司法程序,会极大地破坏司法的公正性和权威性。如果任其自由泛滥,冤假错案就有可能被产生。

 

就在4月6日,新京报“我们视频”刊发《对话“拘禁男子7年”的村支书:他有能力报警 疼他还来不及》:

上游新闻的报道中有一句话说的挺好:所有过往皆为序章,所有将来皆为可盼。好在,沧州警方已经提级调查,检察机关也已介入并启动立案监督程序,期望真相早些水落石出,或许出现反转也未可知。

责任编辑:haig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