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副区长一张条 山西朔城区民政局弄出一条命

作者:佚名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4-17 14:03:14
来源: 法制与社会

 

近日,有国内知名律师河北兴蔚律师事务所武全受石华(又名吴玉娥)委托,为白成死亡一案在网上向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区长公开发帖称,于2016年3月21日到朔州,先后找朔城区副区长温素琴、民政局局长黄立新,但是,都没有找到。温素琴一天没有在办公室,黄立新没有上班,武全律师给黄立新的手机打电话,黄立新拒接,给他的手机发信息,要求他回电话,至今没有任何反映。

\

\

\

工伤引起滋生脑瘤,剧团领导工作失误,导致白成没有转正,工资低和多次手术耗资导致白成生活困难

白成,男,汉族,居民,身份证号:142128195709100090,朔州市朔城区人。于1972年春天在朔县神武公社联区任民办教师,于1977年4月经原朔县常委会研究决定,招收为朔县秧歌剧团协议工。

1984年,大秧歌剧团在暖崖乡演出时,被同事在卸车时,不慎用铺盖卷打倒在地,导致碰掉门牙一颗并伴随有头痛头晕现象,最后竟然滋生脑瘤,构成一级伤残(有民政部门颁发的残疾证为凭),后请病假在家休养,工资停发,医药费没有报销。

1985年,白成病情较稳定,回大秧歌剧团上班。后来同期协议工唐贵、石汉等六人全部转正,白成因剧团工作失误而未转正(详见剧团指导员李茂桐等人的证明),但是一直以协议工的名义在剧团工作。

此后的多少年间,白成为了转正事宜,一直向上级反映,请求落实政策,朔城区科技文化体育局、原县委宣传部长都认为应该给白成转正。但是,历届区长、区委书记等主要领导没有表态,所以一直没有转正。

2004年,朔城区信访局调查到白成因工受伤情况属实,剧团、文化局和信访局都盖了公章予以承认,石华去信访局拿上书面材料给了朔城区政府办主任马金强,他说决定拿上材料上常委会讨论,解决此事,此后就一直没有了音讯。

脑瘤多次做手术,需要大量的钱,因为没有转正,剧团后来不给工资,更不给报销医药费,白成到信访局上访,信访局调查后,得知白成所说全部属实,但是碍于权限,只给白成办了低保,每月给百十元的低保金,所以家庭生活非常困难。因为生活困难,所以申请救济,因为申请救济,导致横祸从天而降。

民政局正副局长动手殴打残疾人及妻子,至残疾人脑袋痴呆、双目失明,构成重伤

据石华讲:2006年9月29日下午,白成和妻子石华持朔城区分管民政的副区长齐翠英开的条子前去朔城区民政局领救济面粉,白成找民政局副局长荊秀山签字,荊秀山气势汹汹地说:“看你学的不顺眼,上个星期刚给你一袋面粉,又来了。”白成说:“我这是齐区长给批得条子”。荆秀山说:“齐区长算个啥东西?老子就不给你,你咋样?我给南城街道办事处也不给你。”

这样说的过程当中,荆秀山左手揪着白成的衣服领子,右手朝白成的胸、面部打了几拳。

随后,荆秀山指示手下人将白成强行拉出办公室,在拉的过程中,民政局的四五个人在前面拉,荆秀山在后面推,将白成的前额部撞在了门框上,导致白成当场休克昏死过去。

白成的妻子石华与荆秀山副局长理论,问他为什么打人?荆秀山说:“老子打你咋地“。

这时白成醒过来了,他爬起来找荆秀山,荆秀山揪住白成的衣服说:“老子钉死你。”边说边将白成后脑部朝墙上乱撞,当时白成就又晕了过去。

后来,荆秀山跑了,石华和侄女将白成扶到了民政局办公室的椅子上,民政局的另外一位副局长肖振伟说:“打死你,民政局棺材可多呢,别说一个,十个也打发得起。”

白成的家人给110打了报警电话,110来了后给荆秀山打电话过程中,民政局长徐建国回来了,他说:“石华自己处理吧”。

后来在当天晚上9:30左右,荆秀山带了3个青壮大汉到了民政局,荆秀山对石华说:“前任局长给你啥待遇我照旧给”。

石华当时说:“给白成看好病就行了。”

10月1日,徐建国安排人给了白成两箱月饼和伍佰元钱,在石华家人不知情不在家的情况下,强行将白成送回家中,并说:“过了十五以后再处理事情”。

后来房东见白成的伤势严重怕死在他们家(白成一家人一直没有自己的房子居住,租别人的房子住),不敢要白成。无奈之下,石华又将丈夫白成送到了民政局的走廊里。

石华和民政局,双方从此较上劲了。

10月8号,小长假放完,大家都上班了,石华去找徐建国局长,徐建国改了口气,他说:“谁打的你你去找谁,这事我管不了”。

石华就又找侯区长,侯区长指示找分管副区长齐翠英。石华找到齐区长后,齐区长将她给白成批的救济粮条子以观看为名骗走后,当场撕毁。

10月10日,白成疼痛难忍突然休克,民政局办公室的人员将白成抢救过来。

10月11日,石华又去找徐建国处理这件事,徐建国不但不管,反而大打出手打伤石华,同时民政局副局长肖振伟帮着徐建国殴打石华,将石华的头发揪下一大推,打的鼻青脸肿。

10月13日民政局召开退伍军人安置座谈会,齐翠英副区长也去了,石华一家人去找徐建国,徐建国将石华又痛打一顿,白成挣扎着说:“你一下打死我算了。”徐建国当时骂道:“你妈个B”,并随手用劲朝白成胸部重打一拳,白成的后脑摔在水泥地上,昏死过去。

众人采取掐人中等办法才将白成抢救过来。从此以后,白成头部剧烈疼痛,脑袋痴呆,双目失明,(构成重伤)。

几天后,白成又一次休克,从此头部一难受就休克,无法过正常人的生活。

民政局长再次指挥手下干部,将残疾人的妻子石华打成轻伤

2007年4月25日,石华到民政局再次找徐建国谈善后事宜,徐建国打电话叫来四个人,副局长肖振伟、民政局司机和另外两个人应召而来。副局长肖振伟和司机先动手,司机抓住石华头发,其他两人踩住石华的腿,一顿乱打,致石华昏死过去。当石华醒过来时,听到徐建国说:“往死打那狗日的”!那两个不认识的人就又开始打。两起殴打,直打得石华头皮血肿、头痛、恶心、背部疼痛、右眼乌青、三颗门牙不知去向(构成轻伤)为止。

然后,徐建国到北城派出所报案,说石华打了民政局的人,要求派出所严肃执法,依法严惩殴打干部的老太婆。

愤怒的石华带着残疾人的丈夫上访,被判刑二年

从2007年5月28日开始,石华开始向各级领导部门控告,但是没有人解决这个问题。

2008年3月2日,石华被朔城区公安局从北京救济站抓住,有20多个警察,用石华的上衣蒙住她的头,装进了汽车就拉回朔州了。没有办任何手续,拘了46天。

2009年9月14日,石华在北京天坛医院给白成看病,9月18日,朔城区公安局以寻衅滋事罪逮捕石华,同一天,民政局将石华的丈夫、脑袋痴呆、双目失明的残疾人白成送到了自己下设的养老院。

2009年11月2日,朔城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石华二年有期徒刑。

理由是:石华和白成老两口从2006年9月29日以来,住进民政局秘书股长达一年之久,在此期间,白成随地排泄,整个民政局办公室臭气熏天,石华将局里办公室以及科室门上的玻璃砸碎,致使领导干部无法入内办公,严重干扰公务的执行,民政局只得另迁他处。

石华以原判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其行为不构成寻衅滋事罪为由提出上诉,被朔州市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石华申诉,没有引起再审程序。

2011年8月1日,石华出狱,本来应该是到9月17日出狱,但是因为石华当时在监狱身患重病,已经有半个身子不能动了,山西省女子监狱怕石华死在里边,给石华出了一份《罪犯病危通知书》,就放了出来。

石华无辜入狱,82岁的父亲和81岁的母亲,一夜之间失去了唯一的女儿,日夜以泪洗面,悲痛欲绝,不久双双西去,含恨九泉。

出狱后,石华再次带着残疾人的丈夫上访,上了天安门

2012年11月,石华和白成又去北京上访,当地政府和黄立新答应了石华和白成提出的所有条件,2012年11月7日当地政府把石华和白成接回朔州。一直到2015年黄立新都没有兑现石华和白成的条件。

2015年9月18日,石华和白成见黄立新三年不兑现承诺,没有别的办法,又去北京上访,石华和白成上了天安门,驻京办主任说黄立新和政府的人来北京呀,来跟你谈条件呀。后来,黄立新提前给石华打电话说:我和政府的人去了,你就说你和白成是去看病的,别说上访。

石华还以为黄立新是给石华和白成解决事情呀,心中非常感激。

黄立新和政府的六七个人找到石华,黄立新就问石华:你来干什么了?

石华就按照黄立新的话说看病来了。他们听了石华说看病,扭头就走了。

石华一看,怎么走了,就给黄立新打电话,黄立新就不再接电话。

第二天石华又给黄立新打电话,黄立新在电话里说:“我不管,你随便告吧,看你能把我咋样”!然后就没有了音讯。

等了几天,石华和白成又去上访了,当地公安人员把石华接出来,说黄立新明天来呀。第二天,黄立新和政府人又来了六七个人,问石华要什么条件,石华和黄立新说了条件,黄立新把条件记上后说:“石花,你等几天,我和政府的人回去商量去”。

石华一直等,等到2015年12月3日,黄立新和政府工作人员一直没有音讯,石华和丈夫白成经不起多次的欺骗,被迫带着丈夫再次到北京上访,白成还住在原来那个宾馆里,石华上了天安门,被北京公安送到马家楼。

朔城区公安将石华从马家楼拉回朔州,石华要求连白成拉回朔州,朔城区公安漠然置之,一个工作人员说:政府让拉你回朔州,不让拉白成。

石华一看丈夫有可能死在北京,在车上怒呑大量安定和冠心病药,刚出北京五环,就昏死在车上。

公安怕石华死在车上,只好将其送到北京307医院救治。送到医院后,公安跑了,留下石华在医院里,没有人出钱抢救,没有人管石华的生活,任其自生自灭。

一直到了12月5日,朔城区驻京办主任和抓石华的一个公安领导,到了医院,说现任民政局长黄立新(2012年11月上台)要来,让石华等待。

但是,石华等了一天,黄立新没有来,没有人出钱,307医院将石华赶了出来。

这个时候,石华已经三天没吃没喝,昏倒在医院门口。307医院不管石华的死活,朔城区驻京办主任、抓石华的公安领导和民政局长黄立新就更不管石华的死活了。

后来,是一个好心的外地打工者,将石华送到三沅宾馆,石华已经不能动了。

白成死在朔州市第三人民医院,医院院长高有才说:病历现在不能给你们家属,法律有规定,必须在七天之后给你们

石华和白成住的宾馆叫京滨招待所,在12月5日,黄立新的一个亲属给石华打电话说:黄立新让我来伺候白成,我昨天晚上就来了。

2015年12月7日23:48分,京滨招待所的老板娘给石华发信息说:“石华,我是京滨招待所的老板娘,你走了,把白成留我这算什么事啊,白已经四天没吃没喝了,我们服务员喂他他不吃,念叨回家回家,死了怎么办啊,我很急,希望你能尽快把白成带离我处”。

2015年12月8日16:40分,老板娘又给石华发信息说:“今天没动静,可怜白成5天就吃两个饺子,石江(黄立新的亲属)进屋就问吃不吃,什么也不做,也不喂,不吃根本就不管,等他快死时,我把他抬出放门口吧!我也没办法”。

2015年12月10日,黄立新和朔城区政府的人,将白成从宾馆送到了友谊医院,黄立新的一个亲属给石华打电话说:“白成能吃能喝,有两个人伺候,比我伺候的好”。

石华问白成检查出了什么病?石江说:“贫血,营养不良”。

后来白成去了哪里?就再也没有了音讯。

石华和孩子都不敢再露面,因为朔城区公安局要抓石华和石华的孩子。

2016年3月11日石江打电话告诉石华,说白成死了,是11日下午14时许死的,死在朔州市第三人民医院。

石华到医院问医院院长高有才,白成是怎么死的?病历在哪里?

高有才说:“病历现在不能给你们家属,法律有规定,必须在七天之后给你们。怎么死的,病历上有记载”。

后来石华到张家口委托我,到朔州后,即2016年3月21日,家属才拿到病历。

但是这个病历,已经没有多少真实性可言了。七天是什么时间,不是法定的病历休眠时间,而是第三人民医院根据需要,伪造病历的时间。

这里有两组照片,一组是白成原来没有挨打前的照片,一组是白成在第三人民医院的照片,两张照片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一个是虽然人残疾了,但是外形还很丰满,壮实;另外一个,就是一具饱受饥饿之苦的干尸。

并且,这具干尸还被捆住手脚,放在病床上,享受着朔州市第三人民医院和朔城区人民政府的“革命人道主义”待遇。

他是一个工伤职工,他是一个因为副区长同情他,给他批了一袋白面,被民政局的正副局长多次殴打,打残脑袋,打瞎双眼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朔县改成了朔城区,朔城区隶属于朔州市,朔州市是中国少有的煤都,上下五千年的煤,二三十年就全部挖完了,二十几年来城市迅速崛起,朔州市出了几千个亿万富翁,官员富者金条铺地,历任领导多因腐败数额太大被抓,朔州市的区县领导多数腐败透顶,就拿前任区长刘彪来说,网上公开举报他行贿省委一领导500万买官。500万元是个什么数字呢?一个公务员100年的工资。

可是,这个数字对他来说,还真不是大数,他能送这么多钱,说明他最少有几千万元。据坊间传言,朔州市的区县干部,相当大一部分人就是这么上去的。

朔城区的父母官刘彪,他每天倒掉的饭菜的十分之一,给了白成,白成也不至于一天吃0.4个饺子吧。

是白成吃不了吗?不是。在石华被抓走之前,据石华说:白成是一天吃一袋25个饺子,喝三袋奶。即早中晚各一袋奶,中午12个饺子,晚上吃13个饺子。

刘彪是这片土地上的孩子,白成也是这片土地上的孩子,为什么差别就如此悬殊呢?

为什么?

我们是一个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伟大的民族,但是却有以这样的形式来表白我们的伟大。

白成是2016年3月11日死的,而在2015年12月10日,北京友谊医院的大夫说:白成什么病也没有,就有点贫血,缺乏营养。

现在的问题是:短短的三个月时间,白成遇到了什么非死不可的情况?

这是一个迷?一个当下不可能、甚至于永远不可能解释的迷。

比如解剖,应该可以知道其死因。

但是由谁来解剖?由朔州市的医院或者公安来解剖吗?解剖结果,家属不相信。

由外地一个比较中立的医院或者法医来解剖。这可能吗?朔城区能允许吗?费用由谁来出?朔城区政府出钱,中立的医院还敢保持中立吗?家属出钱,您能保证下属中没有人给医院或者法医施加压力吗?

其实,不用解剖,通过上述的过程,白成的死因,任何一个智商健全的人,都已经很清楚了。

白成是营养不良和营养不良性贫血死亡

可是第三医院的病历上是怎么写的呢?

营养不良性贫血,肺部感染,重度营养不良,脑瘤术后复发,慢性乙型肝炎,慢性丙型肝炎,多脏器功能衰竭。死因是多脏器功能衰竭导致呼吸心跳停止。

家属不承认这个病历,家属只承认一条,即重度营养不良和营养不良性贫血。

原因很简单,因为石江打电话告诉石华,说2015年12月10日在北京友谊医院时,医生说:白成病情稳定,只是贫血,营养不良。

但是到了朔州市第三医院,就突然凭空增加了五个疾病?而且个个要命呢?

不对,七天以后的病历,是第三医院自己根据需要汇编的,这些医生都很“专业”,知道增加什么病历更合适一点。

即使如此由专业人士精心编排,“死因是多脏器功能衰竭导致呼吸心跳停止”也透露了许多信息:1、一个被绑在病床上的病人,没有运动,他的消化功能如何健康?2、他为什么会被绑在病床上?是因为他心里不平衡,情绪不稳定,要跳床自杀吗?3、他为什么会情绪不稳定?第三人民医院到底是如何对待他的?

就连白成是怎么到的第三人民医院,高有才都不敢如实讲。

石华问高有才:是谁把白成送到第三人民医院的?

高有才说:“是五个人送过来的,是2016年1月7日入院,北京友谊医院说病情稳定,可以回去”。

石华问高有才:为什么不给家属下病危通知书?

高有才说:医院下过病危通知书,是下给了民政局长黄立新,共计两次,一次是书面,是2016年2月17日下的;另外一次是当面口头讲的。他没有告诉你们家属吗?

而黄立新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见过石华和孩子的面,他自觉罪孽深重,不敢见白成的家人。

高有才连白成如何到的第三医院都不敢讲实话,怎么敢讲清白成是如何死亡的呢?

现在的情况很明显,一个可能是有人希望白成早点死去,从而人为的导致白成的死亡;另外一个可能就是民政局和第三医院虐待白成,用冻、饿、不给水喝、捆绑限制白成自由活动等方式,导致白成死亡。

信访局长常宝林则是一开始不承认自己从北京把白成弄回朔州,后来家属出示了石江的讲话录音,常宝林才承认是自己和民政局局长黄立新等人干的。常宝林说:北京友谊医院说白成的病情稳定,没有事,我们才接回来的。

原文链接:http://mt.sdjsnews.com.cn/news/show/1882/

1.jpg

http://www.fzyshcn.com/jishidiaocha/2016-04-17/8586.html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猎狐资讯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与法 | 社会万象 | 奇闻轶事 | 娱乐热点 | 明星八卦 | 综艺新闻 | 影视快讯 | 楼市资讯 | 地产要闻 | 地方特色 | 美食营养 | 美食助兴
车界动态 | 新车上市 | 购车指南 | 体坛要闻 | 篮球风云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理财生活 | 创富故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15033号  猎狐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Powered by 猎狐  © 2015-2023 免责声明:除本网工作人员(编辑)所编写的稿件外、其余所登载、转载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只供读者交流和学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网无关。登载、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涉及到版权问题请联系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