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静安区法院一宗合同借款案久拖8年不执行为哪般?

作者:佚名
字体:
发布时间:2015-11-26 17:58:03
来源: 中国新闻报

   中国新闻报讯(记者 魏世昌 国金成)近日,本报编辑部接到来自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民张曙权先生的实名投诉,反映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执行局法官汪琦对已经胜诉、法律生效的“一起合同借款案”久拖8年不执行。接到新闻爆料后,报社领导非常重视,在中央推进依法治国的今天,这是一种典型的行政不作为现象!10月29日,记者前往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对此事展开调查。在佳木斯,记者见到了当事人张曙权。


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办公楼 本报记者摄

    案件回放:
    2007年11月7日,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07)静民一(民)初字第3027号判决被告(上海金色通道影视制作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谭晓寅)归还原告(北京大仟盛世影视策划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 欣)合同借款244万元,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232条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当事人张曙权告诉记者,他时任北京大仟盛世影视策划有限公司执行制片人,在该公司个人投入资金200多万。判决生效后,北京大仟盛世影视策划有限公司多次找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执行局,但每次都是无果而归。2009年8月20日,北京大仟盛世影视策划有限公司把债权转移给了他,被告(上海金色通道影视制作有限公司谭晓寅)合同欠款244万(已经还35万)由当事人张曙权追讨。

 

    接了个烫手的山芋,当事人张曙权从此踏上了漫长的追讨路......8年来,当事人张曙权佳木斯飞上海几十次,花费差旅费多达50万元,但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执行局汪琦法官还是一分钱也没有给执行回来!他泣不成声地对记者说:“这还是人民法院吗?这还是人民法官吗?”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近8年来,当事人张曙权多次拨打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执行局汪琦法官的办公电话和手机,但很多时候都是没人接听,有时手机打通了,汪琦法官以正在调查、正在弄或在开车为由便匆匆挂断了电话,最长通话时间不超过30秒。

当事人张曙权与其代理律师穆道明  本报记者摄

    记者调查(黑龙江佳木斯):
    据当事人张曙权陈述,8年来他从来没有见过承办法官汪琦,是因为法官汪琦拒绝接见。经当事人张曙权律师穆道明调查,2009年12月初,被告人谭晓寅为了逃避执行义务,秘密转让公司股权530万,按最高院《关于审理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罪司法解释的规定》被告人谭晓寅已经构成犯罪应该追究其刑事责任,对当事人张曙权的控告,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应该按《刑事诉讼法》第204条第3项规定以自诉案件立案审理。然而,承办法官汪琦却置之不理!万般无奈,当事人张曙权只有投书新闻媒体,希望媒体监督、客观如实报道,还原事件真相。记者认真梳理了当事人张曙权律师穆道明提供的相关证据材料,为求司法客观公正,决定从哈尔滨飞上海调查采访。

    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从全局和战略高度,深刻阐述了事关政法工作全局和长远发展的重大问题,提出一系列新思想、新观点、新要求。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公平正义是政法工作的生命线,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是政法工作的核心价值追求;要求政法战线以实际行动维护社会公平正义,让人民群众切实感受到公平正义就在身边;要求重点解决好损害群众权益的突出问题,决不允许对群众的报警求助置之不理,决不允许让普通群众打不起官司,决不允许滥用权力侵犯群众合法权益,决不允许执法犯法造成冤假错案。人民法院只有准确理解和把握公平正义的深刻内涵和基本要求,才能切实承担起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最后一道防线的职责使命。

    记者调查(上海)

    11月2日上午8时30分许,记者一行三人来到位于上海市康定路1097号静安区人民法院,在法院的门卫处,记者向保安人员出示了公函和记者证,说明要到法院的政治部门有工作业务,经过门卫人员的沟通,让我们到八楼去找一位姓李的法官。进入法院一楼办公大厅,在大厅的醒目位置:一面是上海法院的司法改革先进人物邹碧华的先进事迹展赫然映入我们的眼帘,驻足观看:让我们对这位站在司法改革的前沿,废寝忘食、拼搏奉献、一心为民、鞠躬尽瘁、英年早逝的好法官、好院长肃然起敬。而在邹碧华先进事迹展的对面,是静安区法院先进人物的个人展板,在这些先进里面,我们竟然看到了2015年执行工作标兵、静安区法院执行一庭的执行长汪琦的名字与照片。

    到了八楼见到李法官后,我们说明此行的来意:通过法院的政治部门与法院执行局和负责执行工作的主管院长见面,这位李法官让我们到执行局去。当记者提出请协助与执行局联系时,这位李法官不给予联系。在记者执意要求见他的领导时,他把我们送到隔壁的研究室主任办公室门口。在研究室里有三位女同志,一位叫征伟杰的女主任接待了我们。记者向她说明我们要采访法院的执行局和主管此项工作的院领导,希望法院就案件当事人张曙权胜诉的案件八年没有得到执行的问题给予解释。当这位征主任得知我们的来意后,大讲执行难是全国的大气候等一些大道理,还讲了社会上原来存在的大盖帽两边翘,吃完原告吃被告的现象在他们这里是不存在的。听了这位征主任滔滔不绝的讲话后,记者请她帮助与执行局或汪琦法官联系时,她说执行局的人和汪琦法官都下去执行是找不到的。记者又请她与主管院长取得联系时,她不经联系很快就说领导不在,并让记者留下电话,说等联系上了会电话通知记者。由于执行局与法院不在一个楼内办公,并且路程在两公里以外,记者再次请她与执行局联系,她说你们过去到执行局,那里有值班庭长在,就这样委婉的把记者推脱了事。在静安法院这里,我们没有感受到人民法院应有的“来有应声,问有答声,走有送声的待遇。上午9点20分,记者一行赶到在武宁路 448号的静安法院执行局值班室,一位男法官接待了我们,当我们提出要见值班庭长时,他说这里没有执行庭长,如果你们采访的话,就到法院的研究室去。听了这位法官的话,让记者感到是一头雾水,在法院研究室的征主任和这位值班法官之间,究竟是哪位法官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说谎话,我们不知其解。当记者按照征伟杰留给记者的办公室电话号码打电话时,长时间是无人接听电话。

承办法官—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执行局汪琦  本报记者摄

    走进静安人民法院的两个部门,给记者感受颇深的是:新闻媒体的记者来到法院办事都被当做皮球推来推去,如果是老百姓前来办事,那么,其中的难度又会是什么样子是可想而知的。难怪像案件当事人张曙权这样一个在静安区人民法院胜诉的案件,八年得不到执行,而负责该案的执行法官汪琦手里一桩案件八年未执结,却被评为2015年度执行能手,这其中不得让人产生一个大大的问号?他是怎么样评上执行能手的?在记者离开执行局时,优秀的人民法官邹碧华的事迹依然在脑海里回荡,同样是在一个地方的法院,同样是人民法官,为什么做人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假如邹碧华副院长在天有灵的话,他如果知道他用生命奋斗换来的司法改革的成果没有服务和方便老百姓,那么,相信邹碧华院长在九泉之下都不会瞑目的!!

    树欲静,而风不止。就在记者离开执行局 一个小时的后十一点二十分,记者的手机收到了远在黑龙江佳木斯市的案件当事人张曙权的电话,他在电话里对记者说道:刚刚收到来自上海不熟悉电话信息,对方在信息里写道:“请让记者撤离,事情好商量。“无独有偶,也在中午的十二点三十分,记者又接到了负责为张曙权案件代理律师穆道明的电话,穆道明律师在电话里说:”刚接到静安区法院执行局汪琦给我电话了,他让我把申请恢复执行书交给他,我告诉汪琦说:”10月9号上午10点多,我们去上海静安法院执行局偶然遇见你时都与你谈了关于对执行情况建议的。10号上午九点二十分,我们到法院执行局值班室就把申请恢复执行书交给值班员后,又由值班员给你打电话接通后,你我在电话里通话时,你说让我把材料放到那里就行的,你会取回的,你把此事忘了,怎么还找我要呢?“就在记者离开法院后的两个小时内,记者一行来上海静安区法院采访的事情,只有法院研究室的人知道,而其他人一概不知的。刚刚在研究室征伟杰主任还口口声声称找不到汪琦的,怎么突然间汪琦就冒出来了呢,法官汪琦又是怎么知道记者来法院采访了?关于这个问题,征伟杰主任前后自相矛盾的讲话能自圆其说吗?
    一个时期以来,一些单位不是努力的做好本职工作,上为党分忧,下为百姓解愁,而是人浮于事,他们消极的采取”防火、防盗、防记者“。置于人民群众的苦难于不顾,丧失了自己的职责,人民群众怨声载道,严重的影响了党和人民法院的形象。八年前,案件当事人张曙权来上海静安区人民法院来办理他的民事案件时,还是满头黑发,当法院民庭为他做出正义的判决时,他激动的面对办案法官和国徽深深的三鞠躬,诚挚的感谢人民法院为他伸张了正义。可案件移交到执行局的八年来,他却艰难往返佳木斯于上海之间,漫漫的八年下来,由于痛苦的煎熬,他头上的青丝已经都变成了白发。每次来到上海静安区法院门口,他都呆呆的望着法院大门上那金灿灿的国徽发愣,他一直在苦苦的思索,八年抗战都胜利了,他的案件还要等待多时?
    法院是人民的法院,法官是人民的法官,在这里,我们不仅要问执行长汪琦,案件就在你的手里,在这八年里,关于这起执行案件,你都做了什么?又给当事人什么合理的解释? 当事人张曙权每次从千里之外的电话咨询,得到都是汪琦的冷冰般回音。换位思考,假如张曙权是你的亲生父母,或者是你的亲人,这起案件还会久推不决吗?
    自古人间有杆秤,那老百姓就是秤上的星。人民法官工作的好与坏,不是哪个人来说的,是由人民群众来评价的。在上海市静安区法院,邹碧华的精神还在吗?关于张曙权的这起执行案件,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执行局何时能够给予彻底执行?截止记者发稿时,记者也没有接到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政策研究室征伟杰主任的电话,对此案件,本报将继续跟踪报道!(责任编辑:谭敏 文雯)

    相关法律链接:
 
       一、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中即作了规定。该司法解释123条明确规定:当事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二条第一款第六项的规定处理:
       (1)在法律文书发生法律效力后隐藏、转移、变卖、毁损财产,造成人民法院无法执行的;
      (2)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方法妨碍或抗拒人民法院执行的;
      (3)有履行能力而拒不执行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书、裁定书、调解书和支付令的。这其中,“在法律文书发生法律效力后隐藏、转移、变卖、毁损财产,造成人民法院无法执行的”,即属于恶意转移资产的行为。

        那么,对恶意转移财产的行为人民法院是如何处理的呢?该解释也同时规定“可以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二条第一款第六项的规定处理”。即:
       诉讼参与人或者其他人有下列行为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1)伪造、毁灭重要证据,妨碍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
      (2)以暴力、威胁、贿买方法阻止证人作证或者指使、贿买、胁迫他人作伪证的;
      (3)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已被查封、扣押的财产,或者已被清点并责令其保管的财产,转移已被冻结的财产的;
      (4)对司法工作人员、诉讼参加人、证人、翻译人员、鉴定人、勘验人、协助执行的人,进行侮辱、诽谤、诬陷、殴打或者打击报复的;
     (5)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方法阻碍司法工作人员执行职务的;
     (6)拒不履行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的。
    二、我国现行《民事诉讼法》第一百条规定“人民法院对于可能因当事人一方的行为或者其他原因,使判决难以执行或者造成当事人其他损害的案件,根据对方当事人的申请,可以裁定对其财产进行保全、责令其作出一定行为或者禁止其作出一定行为;当事人没有提出申请的,人民法院在必要时也可以裁定采取保全措施。”
责任编辑:宋家臣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猎狐资讯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与法 | 社会万象 | 奇闻轶事 | 娱乐热点 | 明星八卦 | 综艺新闻 | 影视快讯 | 楼市资讯 | 地产要闻 | 地方特色 | 美食营养 | 美食助兴
车界动态 | 新车上市 | 购车指南 | 体坛要闻 | 篮球风云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理财生活 | 创富故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15033号  猎狐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Powered by 猎狐  © 2015-2023 免责声明:除本网工作人员(编辑)所编写的稿件外、其余所登载、转载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只供读者交流和学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网无关。登载、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涉及到版权问题请联系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