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州某敬老院老人疑似被活活打死,到底谁之错?

作者: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2-08 21:39:05
来源:

 

\

导读:今日忻州城市在线后台收到一条这样的信息,把小编给震惊了。小编没有落实此事,现将爆料稿件发出来供大家甄别。

以下内容为本站网友爆料,核实请联系本站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6年11月19日凌晨7时许,年仅66岁的郭满红老人在忻州市忻府区解原乡豆槐敬老院,这个自诩“为天下儿女尽孝,解儿女后顾之忧”的“敬老院”内,带着满腔的遗憾和满眼的泪水永远地走了,走的那样的匆忙、走的那样的无助、走的那样的无奈,给自己的人生旅途留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和“叹号”,如果回顾事件的始末,真的可以称得上留下了一部惊叹世人的“血泪史”,令观者拍案。

\

\

\

敬老院内老人无辜被打 院方不管不顾还含糊其词

郭满红系忻府区曹张乡代郡村人,终身未婚,无儿无女,属于智力残疾二级(有残疾证)。鉴于郭满红无劳动能力,且年纪老迈,村里为其办理了低保。2014年3月9日,郭满红老人在妹妹郭满香的安排下入住忻州市忻府区豆槐敬老院。本来以为这下,这个饱受生活艰辛的老人可以在敬老院内享受到院方提出的“为天下儿女尽孝,解儿女后顾之忧”的悉心照料,从而度过一个安详的晚年,熟料这一去,竟是老人噩梦的开始。

据其妹郭满香介绍,2015年11月19日晚20时左右,老人在敬老院自己的房间里无故被人殴打,事后送医后被诊断为“急性闭合性颅脑损伤”,住院整整25天。然而,至今让郭满香既震惊又痛心的是,就是这样一个毫无反抗之力的老人,当日竟然会在敬老院里被人殴打长达近半个小时!而号称服务无微不至的敬老院竟然会在老人被打得颅脑损伤之后整夜都无人问津,更令人无法接受的是吹得天花乱坠的敬老院竟然是在这起恶性事件发生后第二天上午10时,才含糊其辞地通知郭满红老人的亲属。

“我哥哥本来好好的,自从发生这件事(指被殴打)之后,整个人都不对了……”提起郭满红妹妹郭满香一度泣不成声,因为在她的记忆中,即使是第二天才见到哥哥,但郭满红被打后满脸是血,鼻青脸肿、面目全非的样子至今如烙印般留在其心中,而屋子内被褥上,那一抹抹血迹斑斑,至今令郭满香闭上眼都留下满眼恐惧。

简单的案情鉴定了2月 出警到立案更是长达半年

老人在敬老院内无故被打,打人凶顽者就是同在敬老院内的高克全,这本是再简单明了不过的一起事件了,然而就是这样一起“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事件,却发生了复杂的耐人寻味的一个个“遗憾”。

郭满香情绪激动地说:“我哥哥被打伤之后,敬老院方面对此事一直都是不闻不问,每次我们与他们沟通,他们都是一推二六五,让我们去找高克全(指打伤郭满红的凶顽)……”说起敬老院的所作所为,郭满香认为,既然把老人送进这个满是承诺的敬老院,那么他们就有监护和管理责任,对每一个接收到院内的老人,都应有保障生命财产安全的责任和义务,如果连老人的人身安全都没办法保障,就更别提营养健康了,要不还是“敬老院?”

然而还有更令郭满香感到无助和愤懑的事,这起2015年11月19日发生的事件,忻府区解原乡派出所在2015年11月20 日出警之后,忻府区公安部门竟然在2016年1月18日才做出司法鉴定。而又竟然在时隔近4个月之后的2016年5月17日才正式立案。至今整整一年该案一至都没有一个说法。难道这起简单的案件案情特别复杂?从出警到立案真的需要这么长久的“马拉松”?更或是“行凶者在案发后找了关系?敬老院跟相关部门达成了不可告人的交易?种种疑惑和猜忌答案不得而知,从案发到警方正式立案的近半年时间里,带给郭满红老人及其亲属的,除了漫长的等待,就是苦苦的煎熬和无尽的伤痛。

\

黑敬老院何以堂而皇之存在 老人离世究竟该谁来告慰冤魂

但是事情还远不止于此,并再度恶化。2016年11月9日,郭满香和儿子前往豆槐敬老院看望郭满红并缴纳11月份的费用,在与该敬老院负责人卢卯云交涉期间,遭到卢卯云的谩骂和殴打,并且被卢卯云抢走价值数千元的手机摔烂。郭满香回忆说:“卢卯云简直像电视中演的那种黑社会老大,不仅蛮横无理还无法无天,在敬老院餐厅抢了我儿子的手机之后,故意摔在了地上,一次不解恨还故意在地上摔打了好几次,直到将手机摔了个粉碎。”

据了解,当日报警后,解原乡派出所在现场提取了打人、摔手机的监控视频。双方被带回派出所进行询问,派出所建议双方先协商处理。协商未果之后,受害者于2016年11月18日正式向办案民警提出公事公办、依法处理的诉求。

卢卯云的打人行径和故意摔手机的行为是否构成寻衅滋事罪?是否构成故意损坏公私财物罪?是否应该追究其刑事责任?老人入敬老院无故被打、被打之后一夜之间无人问津、面对老人亲属的质问不仅没有负责任的态度,院方负责人反而拳脚相向,卢卯云及其所经营的敬老院的种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和恶劣行径不得不让人对其经营的专业性和合法性产生了质疑。事后有关人士走访了相关部门,得出的结论令人大吃一惊,据忻府区国土资源局(现忻州市国土资源局忻府分局)土地违法案件处罚决定书“忻府国土监字(2012)第223号文件显示,该局于2012年6月14日决定没收该敬老院“非法所占2675平方米土地上所建的一切建筑物及其他设施”。这处位于解原乡豆槐村村北的豆槐敬老院竟然既无国土资源部门的用地审批手续,也无民政部门批准设立的正规手续,属于非法占地和非法经营。那么这样一个游走于法律约束之外的“黑”敬老院,又是何以在朗朗乾坤之下,在多部门监管重处之下,可以大行其道,毫发无损地继续经营四年之久(该敬老院于2012年开张运营)?

还有更令人费解和啼笑皆非的事呢,这处黑敬老院在至今近四年半的时间里,不仅在继续运营,而且还挂出了一块“忻州市弘育职业技能培训学校”的牌子,笔者曾走进敬老院,看到在该敬老院某老人房间内室内墙壁潮湿不堪,墙皮脱落、发霉,地上满是尿壶、大便,桌上杂陈的就是吃饭的餐具。哪么这种恶劣环境的地方,究竟是在培训什么样的职业技能?一块已被执法部门取缔没收的非法建筑物上,何以能无视国土部门的执法决定,并变本加厉地引进职业教育?答案真是耐人寻味。

\

\

但是事件真实发生,残酷的现实就在眼前。带着无尽的煎熬和伤痛,2016年11月19日凌晨7时许,整整一年后,郭满红老人没有等来公平和正义,没有等来应有的结局,带着满腔的饮恨和冤屈离开了这个世界。那么这样的结局究竟是谁之过?究竟应该由谁来告慰老人的在天之灵?还要让老人不瞑目的双眼在天国饮恨落泪多久?“不作为”的有关部门是否会脸红心跳、还是会依然熟视无睹?我们将继续予以关注。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猎狐资讯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与法 | 社会万象 | 奇闻轶事 | 娱乐热点 | 明星八卦 | 综艺新闻 | 影视快讯 | 楼市资讯 | 地产要闻 | 地方特色 | 美食营养 | 美食助兴
车界动态 | 新车上市 | 购车指南 | 体坛要闻 | 篮球风云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理财生活 | 创富故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15033号  猎狐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Powered by 猎狐  © 2015-2023 免责声明:除本网工作人员(编辑)所编写的稿件外、其余所登载、转载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只供读者交流和学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网无关。登载、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涉及到版权问题请联系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