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 “鸡鸣三省”难举鼎 打造第二遵义是红色毕节不二的选择

作者: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9-05 16:41:24
来源:

 用7.jpg

每年4至5月,第二遵义赫章红樱桃烂漫,成为一道迷人的乡村风景线     本报记者 李才武摄

前沿时报综合观察 (记者 李才武)   贵州毕节厚重的红色文化资源,有许多是遵义所没有的。最为出彩的是红军野马川会议和乌蒙山回旋战及红二、六军团在毕节城区的活动,虽不为独有,却非常显赫。

野马川会.jpg

中国工农红军红二、六军团野马川会议旧址

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后,对于红二、六军团野马川会议和乌蒙山回旋战的重大意义“发现”后,毕节发展旅游转转会——第十届毕节市旅发大会期间“第二遵义“赫章对自身厚重的红色文化默不作声,媒界或可猜想,此或为该县决策层的“乌蒙智慧”:媒体对赫章打造第二遵义的重大价值作报道后,官方不作理会,被“激怒”的媒体势必抓住时机,对赫章对媒体建言赫章打造“第二遵义”不理不睬大作批评,而赫章在因默不作声被媒体评说之时,却不动声色作了一次免费的广告,借机从中提高了赫章红色文化的知名度,从而营造出一个公众的心智资源——就是红军长征在毕节,三省交界的红色胜地在赫章县东城区的野马川。这一个道理很简单,因为在很多时候,媒体正面传播的声音感兴趣的人很少,但“负面”的声音多了,可能使一件事情天下扬名。如区域发展旅游之争,无不运用智慧,上个世纪,云南香格里拉和四川稻城亚丁之争和贵州赫章为夜郎冠名与湖南新晃烽烟之争。结果显然是赫章更多得利。

用4.jpg

用2.jpg

用5.jpg

乌蒙山回旋战

并不傻的前沿时报记者综合了这样一些现实的情况,赫章或有难处,在利用新闻舆论“玩智谋”。原因有如下,一:以贫困的赫章县的财力,要大肆渲染赫章红色文化,难于拿出一大笔可观的宣传经费。二、面对原址恢复建设野马川会义会址、建设乌蒙山回旋战纪念馆、建设野马川红色大街等配套红色工程,作为国家级贫困县,正在贵州省直部门大力帮扶下的赫章,一时间可不好意思再向上级开口,于是,县里只能先保持沉默,“装聋作哑”任由媒体对赫章理应打造第二遵义去作轰炸,这样一来,致力发展旅游经济改变贫困面貌的赫章,借机就得到了一个免费的广告过程。——因为关于红军长征在赫章,最重要的是党和红军运用光辉智慧,战胜了十倍于己的强敌包围。野马川会义和乌蒙山回旋战的价值何其重大,要说赫章县决策层看不到,任是多少有一点智商的人都难于相信。事实上,贫困的赫章要打造第二遵义,或正在学习借鉴党和红军的智慧。对于媒体的批评或建言,赫章应是在“诱敌深入”,让媒体在为其免费大作文章。因为从网上看,贵州遵义宣传其红色文化的文章的热烈程度,看似不及媒体对赫章红色文化的关注程度。

建言赫章县打造第二遵义的策划人认为,媒体无论“上当”与否,在此还得继续傻乎乎地再提建言,贵州赫章要发展全域旅游,借“大长征”发展起大旅游,先得对毕节全域的红色文化底气作一个把握。

红色毕节影响深重

回顾毕节党史不难发现,中共贵州省工委中的许多人物,如林青、缪正元、秦天真、徐健生等,都是毕节人;除此之外,威宁、织金、大方、黔西、金沙,甚至邻近的仁怀、遵义县在同一时期都有毕节地下党的影响。

中央红军的足迹,不仅留在遵义地域,也涉及毕节许多地方,除“鸡鸣三省”、梯子岩、大塘河、江口、菜籽坳、瓢儿井等著名红色地域外,还有诸如钱壮飞烈士牺牲地、红九军团战斗的几处遗址(鹞子洞、猫场)和六寨苗民自卫队、川滇黔边区游击纵队活动地等等。

毕节以周素园先生为代表的志士仁人的抗战文化,以国家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毕节市烈士陵园为代表的解放战争和剿匪斗争史迹文化,都是有口皆碑的。更为让人眼睛一亮的是,除了红色文化,毕节在历史长河中留下的观音洞旧石器时代早期文化、奢香夫人和龙场九驿、贵州文化教育高地的威宁石门坎,毕节人物丁宝桢、丁道衡以及老山战斗英雄张大权和抗美援朝著名英烈易才学、刘兴文等等,都曾闻名全国。

“鸡鸣三省”会议是贵州人的一个心结

前沿时报记者注意到,2015年第2期(总第100期)《毕节试验区》,其“特别报道”栏目推出了《纪念鸡鸣三省会议80周年座谈会在毕节隆重召开》的文章。“鸡鸣三省”会议在毕节人民心中有很厚重的分量。有人甚至想借这个会议会址的认定,和遵义分点金银,但很多人对决定了红二、六军团长征胜利这一影响并决定了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的野马川会议知之甚少,甚至有很多毕节根本就不知道有一个决定中国革命前途的红军野马川会议。

用3.jpg

红二方面军征战记

对于“鸡鸣三省”会议,对这段历史,一般党史书上多称“鸡鸣三省博古交权”、“博洛交接”、“中央常委分工”等,而一些专家对于从1935年2月4日至2月9日在长征途中连续召开的几个会议,统称为“扎西会议”。而事实上“鸡鸣三省”会议之说,源于周恩来的回忆,但周恩来没直接点名“会议”二字。

至今为止,权威的党史著作对“鸡鸣三省”的表述,至少有5处。《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第491页是这样记述的:

2月5日在川滇黔交界的一个鸡鸣三省的村子,中央政治局常委分工,根据毛泽东的提议,决定由张闻天代替博古负中央总的责任(习惯上也称之为总书记)。

《王稼祥年谱》(中央文献出版社2001年12月第1版)第135页表述为:

2月5日中共中央、中革军委进驻川、滇、黔三省交界的鸡鸣三省村(一般认为在云南威信县水田寨附近)。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分工,由张闻天接替秦邦宪在党内负总的责任。根据当前敌情,中革军委考虑渡江的可能性问题,认为如渡江不可能,则留川滇边境进行战斗与创造新苏区。

《张闻天年谱》(中共党史出版社2010年8月第2次印刷)第170页表述为:

2月5日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总部进驻云南威信县水田寨。中央在此举行政治局会议,同意中央常委关于分工的决定,以张闻天代替博古在党内负总的责任。

《陈云文选》中《遵义政治局扩大会议传达提纲》记述为:

在由遵义出发到威信的行军中,常委分工上,决定以洛甫同志代替博古同志负总的责任。

《毛泽东年谱》(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第446页记述为:

2月5日离开石厢子,到达川、滇、黔边界的鸡鸣三省村。同周恩来谈张闻天提出的变换中共中央领导的问题。随后,中央政治局常委分工由张闻天接替秦邦宪在党内负总的责任。根据当前敌情,中革军委考虑渡江的可能性问题,认为如渡江不可能,则留川滇边境进行战斗与创造新苏区。

对于会议召开的地点,在这5处权威著述中,有3处明显倾向于云南,虽然还没有如钉钉木,而要把它确认在贵州毕节的林口,困难多多。时至如今,此事还是毕节人甚至贵州人的一个心结。

发展红色旅游,地方争其所有,更多的是为旅游开发之需,毕节可以考虑研究与开发“两条腿”走路,放下心结,加快建设,软硬并进,先入为主。对于毕节林口这块神秘的地域,在云、贵、川三省都还没有大的旅游开发动静之时,有人提出毕节可以加快在旅游硬件和软件上的速度,把游客先吸引过来。另有业内人士认为,在游人心目中,哪一方设施好、服务好,哪一方就会成为旅游目的地或旅游集散地,建言毕节对于林口会址的确认,党史、地方史专家应继续致力于材料的挖掘,为“贵州林口说”搜寻依据。开发与研究应该并行不悖。

史称“黔西”为今毕节市

2014年12月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以文件形式传达出了“大力发展红色旅游”的高层声音。该文件在“总体布局与建设重点”中,提出首先要“培育十二个重点红色旅游区”,其中第4个为以遵义为中心的“黔北黔西红色旅游区”,主题形象是“历史转折,出奇制胜”。由此,红色旅游在中国大地上开始勃勃兴起。

用6.jpg

乌蒙山回旋战敌我态势

 

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设计的“黔西”?非指今毕节所属黔西县,却是指贵州西北部,即今毕节市域。

10多年里,“黔北”的红色旅游风生水起,从“红”起来到“火”起来,大有“天天都像黄金周”的格局。可是,地处“黔西”的毕节,并没有预想中的那么“热”。作为第二遵义的赫章,不但野马川会议会址被破坏,该县的旅游经济发展的盘子里,红色文化旅游在改县文旅兴县的盘子里,是排在最末位的一颗葡萄。

有人士认为,黔北红色旅游的大红大紫占据了天时:几十年来主流意识对于中央红军长征中遵义会议、四渡赤水、抢渡乌江、娄山关大捷的渲染,旅游业界对遵义红色第一的口碑和推介,川渝主要客源市场与遵义的地利优势等等,是“黔北”优于“黔西”的地方。而且,这些年“黔北”奋力大打红色牌,的确在下力蛮拼,为毕节所不能力及。“红色圣地,醉美遵义”的城市定位,使遵义如日方升,加之交通大改观,从而盛极一时。

而有趣的是,更多人认为,如今,走进贵州毕节,追风逐日,四通八达,外界深感毕节的进入条件并不亚于遵义,毕节发展红色旅游正当其时。

以“黔西”为象征意义的毕节市在红色文化上,所以能进入中央“盘子”,是红军长征在毕节是长征中的黄金时代。毕节有着浑厚的红色资源。对照历史,“大长征”(应包括红25军,红一、红二、红四方面军)中的红一、红二方面军都在毕节留下了足迹,黔大毕新苏区纵横毕节7县179乡(镇),红二、六军团扩红5000多人,毕节人民为红军赶制新军装2万多套,军民鱼水情深,被称为长征中的“黄金时代”。从全国的角度来看,毕节长征文化资源富集而质优,丰厚的红色资源与“鸡鸣三省”会议会址的确认、争议相比,真是大巫见小巫。

有观点认为,中央红军(红一方面军)的长征由于历史的原因,长期以来宣传的分量很重,毕节即使争到“鸡鸣三省”会议所在地,也对发展自身红色文化旅游无甚大补。因此,毫不犹豫地把注意力转向红二、六军团在毕节的长征史迹文化,可能是当下红色毕节不二的选择。而毕节市打造赫章这个第二遵义,正是毕节发展红色旅游的大补之法。

用8.jpg

记录红二方面军光辉史迹的历史印记

打开《红色毕节》画册目录,红二、六军团长征在毕节就占有40小节,大大多于地下党活动、中央红军在毕节和其他章节的内容。只要认真挖掘,还可发掘得更多。伟人毛泽东的诗句“乌蒙磅礴走泥丸”也可以视为对红二、六军团乌蒙山回旋战的颂歌。野马川会议后红二、六军团在乌蒙山区声东击西、寻机歼敌,摆脱10余万敌兵追击堵围的战法,被后人称作“神来之笔”。后来红军三大主力会师时,毛泽东赞扬道:“二、六军团在乌蒙山打转转,不要说敌人,连我们也被你们转昏了头,硬是转出来了嘛!出贵州、过乌江,我们一方面军付出了大代价,二、六军团讨了巧,就是没有吃亏。你们1万人,走过来还是1万人,没有蚀本,是个了不起的奇迹,是一个大经验,要总结,要大家学习。”

红二、六军团野马川会议和乌蒙山回旋战,因是在与中央失去联系的情况下,红二、六军团独立自主完成的,其取得转折性和决定性胜利重大价值,完全可类比于遵义会议和中央红军的四渡赤水之战,是党和红军的光辉智慧的经典传承。

这样的大史实,是红色毕节最出彩的文化,理应迅速打理成旅游产品,作为长征文化的主打产品推出,在全国红色文化中占据红二方面军长征文化的高地。野马川会议会址的原址恢复建设,就不应该仅是赫章县作出决策的问题,而应该是毕节市、贵州省甚至进入中央盘子的问题。

解谜红军长征中运用的光辉智慧,其中的“出奇制胜”,过去,人们通常只解读它为中央红军的“四渡赤水”之战。其实,这其中,在毕节也有很重的一份:中央红军长征的四渡赤水战役,包括1935年3月底至4月初的南渡乌江,也包含军委二局一封假冒蒋介石的电报,调开了敌人两个师,为红军南渡乌江让了路,还包括“龙潭三杰”之一的钱壮飞牺牲之地,这三件史实,都发生在毕节市域,正是“出奇”所在。中央红军四渡赤水,还仰仗了中共贵州地下党的准确情报,是由毕节地下党员缪正元打入国民党103师,搞到了敌人的军用地图、飞机联络信号、国民党师以上通讯代码等重要情报资料,为长征的胜利做出了很大贡献。与缪正元、黄大陆等渗入敌营搞情报的,还有曾任国民党毕节专署总务科长的卢志英,在毕节地区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莫雄的庇护下,通过毕节青年尹司农的活动,在红二、六军团长征临近毕节时,缪正元、卢志英劝莫雄退出城区,红军一枪不发便占领了毕节。中央红军和红二、六军团所以能在贵州境内“出奇制胜”,毕节地下党所做的情报工作立下了大功。

80年后看,无论是中央红军创下的得意之笔的四渡赤水,还是“了不起的奇迹”和“大经验”的红二、六军团的乌蒙山回旋战,共同组成了“出奇制胜”的瑰丽诗章。

在赫章通往遵义的高速公路上,前沿时报记者特别注意到高速公路上的广告,毕节方面的广告少之又少,象“威宁天高云淡、相约草海真浪漫”、“杜鹃王国•清凉世界”和“金沙回沙酒、金沙贡茶”还有赫章的赫之林核桃乳、韭菜花海等。除几个物质产品之外,草海、百里杜鹃作为毕节的生态旅游精品已很深入人心了,但毕节还欠缺以红军野马川会议为龙头的浑厚的红色文化元素。赫章作为事实上的中国第二遵义,在红色文化上应下点大功夫,把红二、六军团的红色史迹打出去,率先在全省乃至全国做好这篇文章,不仅可能,而且现实,因为赫章是毕节“开发扶贫、生态建设”试验区的发祥地,有着中央和省强大的政策扶持。

赫章,应走红色传承引领绿色发展之路

任何民族都要有自己的英雄崇拜,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工农红军的长征,就是一次震惊寰宇的英雄壮举。前沿时报记者认为,在构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今天,以长征为最高精神符号的史迹文化是振奋国人自信自强的着力点。在毛泽东等中国共产党人的领导下,万千生死相从、前赴后继的先辈们,演绎了世界文化史上最悲壮的史诗,成为人类自强不息的精神图腾。以红二、六军团在赫章的重要史实来打造出健康提神的旅游产品,是为中国人民凝神聚气而“订制”的精神食粮。随着经济的发展,这些年来,由于信仰的缺失和道德的弱化,社会正在为理想与追求的危机付出沉重代价。低俗的时间长了,社会道德会跌入谷底,各种被掩盖的矛盾就会变得尖锐起来,而我们也看到这一点,就是解决这些沉痛问题的时机也同时到来。习近平总书记号召我们,要有更多的“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作品、产品面世,来激励和团结人民,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服务。

这样,我们便有理由相信,以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的“大经验”红二、六军团在毕节活动为主题,以红军野马川会议、乌蒙山回旋战为龙头产品的系列红色旅游项目建成之日,便是红色毕节借红军野马川会议为龙头的“红色大经验旅游”“火”起来之时。

最后,也许还应该这样说,毕节市第十届旅发大会之后,在十三五期间,赫章县发挥山地资源游势,致力发展山地旅游这个“金山银山”的目标,与赫章打造中国第二遵义并不矛盾,而最好的注脚就是:红色传承引领绿色发展。贵州遵义旅游发展模式,或应为赫章借鉴,而拥有夜郎、草海、百里杜鹃、中国樱桃之乡、云上花海等等旅游资源,资源总量超过遵义的毕节,旅游引领发展的经济总量如何超过遵义,却值得全市人民思考。当贵州省直部门在大力帮扶了威宁之后,转而又帮扶在贫困中摸索的赫章,作为国家级贫困县的当家人们,就更应该感知赫章打造中国第二遵义的价值的厚重,远远胜于一个难于更多拓展发展空间的山地旅游。

有来自官方内部的消息称,关于赫章打造第二遵义,有专家认为可行性极小或不可能。这或影响赫章县决策层决策眼光。但若这些专家深入学习红二方面军军史,红军三军会师背景,便会对野马川会议及乌蒙山回旋战的重大价值有所理解。一句话,没有红二、六军团野马川会议和乌蒙山回旋战的重大胜利,就不会有今后的三大主力红军陕北三军会师,更不会今后有中国革命的全面胜利,因此,无论是从历史还是现实出发,发展全域旅游,打造第二遵义,是红色毕节不二的选择。(本文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猎狐资讯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与法 | 社会万象 | 奇闻轶事 | 娱乐热点 | 明星八卦 | 综艺新闻 | 影视快讯 | 楼市资讯 | 地产要闻 | 地方特色 | 美食营养 | 美食助兴
车界动态 | 新车上市 | 购车指南 | 体坛要闻 | 篮球风云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理财生活 | 创富故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15033号  猎狐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Powered by 猎狐  © 2015-2023 免责声明:除本网工作人员(编辑)所编写的稿件外、其余所登载、转载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只供读者交流和学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网无关。登载、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涉及到版权问题请联系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