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监狱管理局:领导内外勾结 鲸吞国家钱物?

作者:佚名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2-06 10:23:08
来源: 网络

 从去年的1217日到今年的18,几十家网媒分别以《辽宁监狱管理局的企业成“老赖”的前前后后》、《辽宁监狱管理局人民警察抗拒法院判决、违法倒卖警车》及《辽宁监狱管理局数亿国有资产流失 主要领导竟无人问津》为题,尖锐且直截了当地将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存在的一些问题,进行了报道。报道中,几乎所有的问题都是以这个管理局财务副处长宋涛的名义,进行实名讲述。那么,这些报道属实吗?如果属实或部分属实,那这家监狱的领导及辽宁省司法厅等相关管理部门是如何反应和应对的呢?针对这些,记者与日前前往辽宁省,对这些事进行实地的调查和采访。

 

缘起:设计院拒不执行法院判决成“老赖”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下属的警用装备站与一家名叫“藏宝斋”的民企,本是如亲兄弟一样的多年合作伙伴。从2005年起,双方不仅在业务上亲密合作,而且,做为民企的“藏宝斋”,还多次在这警用装备站危难之时,伸出援助之手,多次救对方水火与危难之中。到2009年底,对方已欠“藏宝斋”总金额达1222万元。

到了2015年的上半年,对方告诉“藏宝斋”:“我们没钱了,你起诉我吧,法院判了我就给你。”于是,双方上了法庭。去年73日,沈阳市和平区法院下达判决,要求装备站在10日之,给付“藏宝斋”387万元,但是,面对法院的判决,装备站方面违背前言,面对法院的执行法官,不是谎话连篇,就是玩起了“藏猫猫”,“藏宝斋”方面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将此事公布与众。

001.jpg

此报道并没有引起监狱管理局领导的重视,认为管理局下属的单位,与民企有点纠纷是正常的事,与局里的领导远着呢,于是,便有了第二篇的《辽宁监狱管理局警察抗拒法院判决  违法倒卖警车》报道的出炉。这次报道中,矛头直指监狱管理局下属的设计院,图片和证据十分的详实,分别列举了这家单位在几年之间,将20余台国家划拨的警用公务车卖给了私人使用,且还公布了部分车的车牌号。

按理,在目前的形式下,倒卖警车已是个不小的问题了,可是,监狱管理局领导方面还是没有态度,连过问都没有,到此时,有一位名叫宋涛的人站了出来,他的身份是监狱管理局财务处的副处长,他可知道这个局在金钱和财产等方面的更多内幕,于是,便有了第三篇《辽宁监狱管理局数亿国有资产流失主要领导竟无人问津》的报道,此报道中,宋涛以他自己亲身经历及掌握的材料,将设计院以“虚假解挂”、“虚开异地动迁安置费”、“私自出租门市收入归已所有”及“大额收贿”等问题,全部报道出来,文中所涉及的财产总价值达数亿元,此次目标直指设计院副院长王峰。

此报道终于得到辽宁省监狱管理局领导的重视,但重视的方法实在有问题,领导们不是查问题,解决问题,而是采取对宋涛打压报复的方式,想将此事就此打住,但是,做为局财务处副处长的他,不仅没有听他们的话,反而又向记者暴出这个局更严重的问题。

  

调查:近百万资金和上千万财产不知去向

 

宋涛讲的还是王峰在担任设计院院长期间的事情。

20011210日,王峰签批了一张建设银行云集分理处开出的96万元银行转账支票,会计凭证上有王峰的批示,有财务科长王玲的签字,领款人为赵刚,但此项经济业务在未附任何原始票据、没有任何情况说明的情况下,直接列支核销了。从转账支票票面上反映出,此款并未列支(未取得收款单位法定票据),而是直接转入辽宁省监狱警察接待中心(设计院下属的国有企业)账户。但是,奇怪的是,在监狱警察接待中心当月和全年的总账和银行存款日记账中并未查找到该笔资金入账。近期,在设计院与华夏银行中山支行核对历史账目时,银行提供的对账单证实,20011213日,确实有96万元资金转入监狱警察接待中心设在华夏银行中山支行的账户中,但巨款却不翼而飞了。是财会人员记账疏忽,还是单位内部人员相互勾结,侵吞公款?结果十分明显。

002.jpg

记者调查得知,当时王峰是单位一把手,掌控所有经济大权,而王玲是单位的财务科长,赵刚是监狱警察接待中心的法人,这种工作关系能够说明一个问题,就是王峰想贪,也不可能一个人完成所有工作,必须操纵或勾结内部人员才能达到其贪腐的目的。曾在这里搞过财务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王峰当院长期间,会计和出纳对不上账、无法说明来源和去向的资金超过几千万元。

在宋涛所掌握的材料中,还有一件便是侵吞国有资产的,虽然数字不大,但也能说明一定的问题。

19973月,设计院下属的两家国有企业经历了两次股权变化,过程中,两个国有法人股退出,同时设计院的两个自然人曲词、门国富进入。到了20135月,曲词和门国富所持股份有偿转让给一名叫薛锐刚的社会人员,至此,原百分之百为国有产权的企业,与设计院完全脱离隶属关系,失去了监管。曲词于20141031日给设计院出了一份情况说明中,证明在两次股权转让过程中,曲词的所有签字均是伪造的,她本人根本不知情;经设计院查实,他们下属的企业还有六处自有产权房屋,总建筑面积为5,369平方米,均为商业网点,价值多少?股权变更后,除供暖经营收入外,这些房产又会为谁掌控和牟利呢?

调查中,还发现另一个让记者啼笑皆非的问题。

20035月份起,设计院的一家下属单位与一汽贸公司打起了官司,最终这下属单位输掉官司并赔偿对方2000万元,输掉的原因就是时任设计院财务科长王玲向法院出具的收到汽贸公司2,000万元联建款的证明,但后经审计部门查账,实收到款项远远没有那么多,王玲涉嫌对法律文书造假,给下属单位造成这巨大损失,宋涛说这都是王峰内外勾结、恶意串通的结果。

 

讲述:举报人遭打击报复

 

身为监狱管理局财务处副处长的宋涛,此人够执着,骨头也够硬的,他曾向辽宁省多家单位进行过实名举报,在没有结果的情况下,才在网络媒体中进行发布,他目前的状况是什么样子呢?这是记者也是读者们最关心的事情。

宋涛告诉记者,连续三篇报道被几十家网站转载后,管理局的单成繁局长和局里主管设计院的监狱企业集团公司副总经理穆家利,代表组织找到了他。在刚通知他时,他还挺高兴的,认为局里领导终于过问这事了,此事也能得到解决了,可是,他想错了。

宋涛说,在他承认这些问题是他举报的之后,两位领导们马上命令他去找媒体,立刻删除相关信息,以减少对局长的负面影响。在感觉到有这么多家新闻媒体转载不可能删掉所有信息后,又让他马上写一份证实材料,证明网络上发布的那些信息严重失实,与本人无关,并要求他在媒体上公开发表。宋涛哪能答应这样的事,于是,这两位领导对宋涛大发脾气,态度十分蛮横。

接下来,让宋涛无法接受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发生了。这个局开展了2015年度评先评优工作,在全局公平推荐五位优秀副处长时他排在全局第三名,但未经说明情况,也未经局党委集体讨论,竟悄无声息地把他从先进名单上拿掉。记者得知,这种情况在这监狱管理局历年来都没有发生过。在此之后,局领导们还多次与被举报人王峰商谈,四处收集信息,伺机对宋涛进行打击报复。

宋涛说,他知道,自己署名反映问题的风险是巨大的,也深知被举报方的财力和人脉极为深厚、手段多样,更深知得罪单位主要领导的严重后果,尤其是在家庭面前,面对家人忧虑和担心的同时,他更担心和害怕家人受到无辜伤害。他说,他只是一名长期从事监狱财务和资产管理工作的副处长,无法与被举报人和单位领导比肩,也没有哪级组织和领导为他撑腰,更不知道所反映的问题什么时候能够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并给予解决。这些统统都是加在他身上的真实压力,难以言表。但他向记者表示,不管风险多大,他还是相信我们党治理腐败的决心和信心,相信绝大多数领导干部是敢作为、敢担当的,相信我们社会是公平公正的。作为一名全省监狱系统资产管理工作者,保护国有资产的安全与完整仍是他的职责和责任所在。

最后,他还向记者表示,他要继续以实名的方式向媒体反映设计院副院长王峰涉嫌经济犯罪问题,希望通过媒体报道能够及时引起上级机关和领导的充分重视,查清事实,防止国家利益受损,并依法追究当事人员的责任。

  

 记者手记:辽宁司法系统的领导咋能如此“理性”?

 

接续三篇的举报式报道,在辽宁省司法系统引起了不小的反响。有人说宋涛是个汉子,是个勇士,能在辽宁省监狱乱成这样的形势下,这样的义无反顾。也有人说,宋涛是因为个人恩怨才这样下力气的,因为,在辽宁的监狱系统,这样的事实在太多,甚至有人认为他举的事都是小事,他的位置知道的更多大事并没有举报。

多日的调查采访,记者始终在想一个问题,面对媒体这样轰炸式的报道,辽宁司法厅及监狱管理局领导怎么这样的“理性”?几乎与没事一样。让记者想不到的是,记者曾联系了多个部门进行核查此事,但对方都以种种理由而被拒绝,是他们不敢说什么还是真的觉得这报道出来的事情,在这个监狱系统是不值得关注的事呢?

宋涛曾在辽宁实名举报过多次,几任司法厅领导及局领导都知道此事,但为何迟迟没有结果呢?是压根就没有调查还是有了结果也不了了之呢?甚至怕牵扯出更多的领导?

在监狱管理局单成繁局长与宋涛的谈话中,他说:“你反映的情况时间较长,问题复杂,梳理难度大,不好解决”。真的难度大不好解决吗?国家反腐时,哪个大大小小官员的问题是刚刚发生或近几年才发生的呢?这个态度与国家的大形势是多么的格格不入。记者还得知,这位局长在辽宁省本次召开的省人大会上,此人还被增选为省人大代表和部门负责人,记者不禁要问,如果这种工作作风不改变,又如何能为人民服好务,又如何能为百姓做好事情呢?

记者在联系辽宁省司法厅要求采访时,对方竟然以“快过年了,要采访的人不好找”等为借口,来搪塞记者,过年还有十几天呢,到这时辽宁监狱系统就不工作全准备过年了不成?

此次事件,导火索便是不执行法院判决欠债不还的事情,这本是个小事,缘何能将此事演变成了燎原之势?此事,做为目前设计院院长的徐洪胜是有直接责任的,让“藏宝斋”去起诉的是他,对抗法院成“老赖”的也是他,他原本比宋涛还知道更多设计院的问题,但此人不仅不举报,还在极力地护着,这是个什么性质呢?

宋涛举报的,真的只是监狱管理局下属众多单位中一个单位的事情,于是记者在想,局下属的其它单位是不是都是这个样子呢?如果说,监狱系统会官官相护,那么,做为上一级的管理部门,辽宁省司法厅又在干什么呢?他们如果说不知道此事,那纯属严重失职,可知道了,又做了些什么呢?

说宋涛是硬汉也好,说他为私怨也罢,记者在想,如果,辽宁省监狱系统多几个宋涛,且能发现问题时时举报,那这个系统是不是能稍稍纯净一点呢?

这个省的监狱系统已有不只一个局级领导落马了,那么,下一个会是谁呢?是不是如果彻查宋涛举报的事,就会牵出局里或厅里更多的人呢?记者不得而知,记者只希望,宋涛和他的家人,别再遭遇打击报复,更希望,辽宁省司法厅的新一任领导,能尽快给公众一个答复,重塑辽宁司法系统的形象。

 

记者  魏怀民   图片由宋涛提供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猎狐资讯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与法 | 社会万象 | 奇闻轶事 | 娱乐热点 | 明星八卦 | 综艺新闻 | 影视快讯 | 楼市资讯 | 地产要闻 | 地方特色 | 美食营养 | 美食助兴
车界动态 | 新车上市 | 购车指南 | 体坛要闻 | 篮球风云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理财生活 | 创富故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15033号  猎狐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Powered by 猎狐  © 2015-2023 免责声明:除本网工作人员(编辑)所编写的稿件外、其余所登载、转载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只供读者交流和学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网无关。登载、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涉及到版权问题请联系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