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神木:交警撞死花季少年背后的重重疑云 转载 报道 百家

作者: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4-16 14:43:51
来源:

 陕西省神木市38岁的胡瑞林已经疲惫不堪。“经历了丧子之痛,面对各类势力的打压,他已经积郁成疾,神经错乱,时发疯癫。”一名亲属如此感慨。

事情源于去年4月,当地一交警肇事逃逸,胡瑞林年仅16岁的儿子生命就此终结。经历了漫长的诉讼、上访,周旋在各种力量之间,他虽获得了民事赔偿,但对案件事实依然耿耿于怀。

“案件处理避重就轻,忽视了至关重要的问题,要是救助及时,儿子不会离开的。”他有气无力地说,即便获得了赔偿,却失去了正义,这是法治的耻辱。

案情回顾:交警肇事逃逸  16岁男孩殒命

胡瑞林是神木市栏杆堡乡东胡家畔村地道农民。2017年4月4日晚22时55分,他年仅16虚岁的儿子胡星宇在神木市孙家岔镇马镰湾岔路口,被神木市交警队民警贾鑫与其友乔鹏(副驾乘员)驾车撞飞20余米致重伤,二人肇事后随即逃离现场。

事发地加油站职工报了110、120,出诊的神木市惠民医院将伤者接走。次日凌晨2点多,惠民医院称条件有限,伤者不得已转入神木市医院。凌晨5时25分,胡星宇宣告临床死亡。

受害方提供的法院判决书显示,本次交通事故中,贾鑫负全部责任,构成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宣告缓刑四年。

艰辛周旋:耗时9个月无奈签了“谅解协议”

让胡瑞林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相比于经历的丧子之痛,接下来他们一家面对的将是更加难受的煎熬。神木法院的刑事判决书提到,肇事者贾鑫曾因殴打他人于2016年被神木市公安局处以行政拘留十日。此次涉嫌交通肇事罪,于2017年4月6被刑事拘留。

“案件因为太多真相被刻意掩盖、消弭,事情得不到公允、妥善处理,导致遗体在冰冷的太平间搁置近九个月。”胡瑞林称,案发后,肇事者逃逸,但潜入伤者急救的医院打探伤情,后来动用强大家族、亲戚关系干扰调查取证。

知情者介绍,案件发生后当地还是比较重视。神木市主要领导多次指示,栏杆堡乡有关负责人也艰苦、耐心、认真协助调解,但肇事方采取耍流氓,精神上拖垮受害方,声称“没钱可赔”。 胡瑞林说,肇事者贾鑫之族内哥哥贾小平(神木市法院执行局长)一直充当本案四处周旋幕后角色,周旋交警队案件调查,曾威逼利诱受害方彼时雇佣的律师,甚至以划拨11个案件为条件令律师维护肇事方或者干脆放弃;长辈贾茂亭(音)曾在公安局工作,亦暗中发力周旋左右案件,参与调解后又反水便是其所为。

“犯下如此大罪,还既不愿赔偿,也不想坐牢,更不主动配合解决。于是,案件一拖再拖长达9月。”胡瑞林无奈地说,最终在2017年12月6日无奈接受了调解,肇事者贾鑫仅以“交通肇事罪”被“判三缓四”。

肇事谜团:多方势力搅局  案件定性有异议

尽管案件就此告一段落,受害方家属所质疑的酒驾等问题,全案没有提及。受害方家属叙述称,因为他们的不断上访、申诉,使得半座神木城人人皆知其中欲盖弥彰的真相是:肇事者贾鑫事发一天后被交警事故中队传唤到案后,仍百般抵赖,仅交代“(事发)当时醉的甚也不知道”。同案涉嫌隐藏罪证、包庇犯罪的嫌疑人乔鹏也在警局承认二人为酒后驾驶肇事。受害家属提供的法律文书中没提及关于本次交通肇事酒精检测的相关信息。家属质疑,4月4日晚案发,4月5日晚贾鑫被传唤到案距离肇事时间尚未超过24小时,是否酒驾肇事,为何不安排做酒精测试,而是过了几天反而补做了“毒驾”测试?

根据神木市法院的判决,认定贾鑫为交通肇事逃逸,故量刑幅度在有期徒刑三年以上七年以下,因认定其具备坦白情节,故宣告缓刑。可在判决之外,究竟经历了那些事?胡瑞林显得有些激动。他说,本案办理过程中,除了酒驾被规避,相关人员存在严重不作为,刻意疏漏同案嫌疑人,证据调取不及时等情形,甚至与医院串通涉嫌二次故意杀人。“作为肇事者的亲戚,原神木公安局领导,公然出面参与调解和处理善后事务,完全没有回避。在神木公安系统内与肇事者有关的其他亲戚(现职领导)也有人积极行动,阻碍办案。”

法律界人士分析指出,肇事者先前弃伤者于不顾而逃逸,伤者最终因抢救无效死亡,这二者之间是否有因果关系,需要厘清。如果存在一定的关联性,那么就应当认定该行为属于“因逃逸致人死亡”,量刑幅度则在有期徒刑七年以上。同时,不及时施救,干扰施救,干扰办案等,均可以挖掘更深的情节,甚至影响案件的定性。“当事人完全可以继续申诉、控告。”

结案后的追问:医院是否涉嫌二次杀人?

更让受害方家属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他们认为本案存在医院救护不尽职责,肇事方和医院串通合谋设计不作为的故意杀人。那么,从接诊到伤者死亡的这6个多小时,究竟发生了什么?胡瑞林讲述说,民营神木惠民医院与神木市医院、二院相比,实力悬殊巨大,该医院却能得到120指挥中心精准派单,且在城外主要矿区、乡镇长期固定部署急救车。

本案中,120指挥中心明知孙家岔镇发生车辆撞人、伤者病情危重,还是按惯例直接派单给实力有限、面对危重病人时常束手无策的惠民医院。更惊愕的是,当时派出的急救车仅仅配备一名司机,现场未经任何救护,叫路人帮忙合力将重伤者“抱”上车。据介绍,伤者23时37分入院,拖沓、拖延直至凌晨1时20分才去拍片子后转移到重症监护室。“此间除了名目繁多的各类检查,并未采取开颅减压、腹腔止血、输血等关键措施,浪费了最为黄金的救命时间,这无疑是伤者最终‘失血性休克’临床死亡的最重要原因。”

胡瑞林清楚地记得,就在惠民医院反复化验检查过程中(急救两个半小时后),孩子还曾紧紧握住他的手,眼角挂出几串泪滴,呼吸管上还能发出求救声。为了彻底查清死者真正死因,明确惠民医院救治责任,胡瑞林一再追问交警队索要司法鉴定文书,三个多月之后的7月16日,这份神木司法鉴定中心4月10日便出具的鉴定文书才到胡瑞林手中。

胡瑞林对此持有异议,于是申请做了详尽的二次死亡鉴定,确定死亡原因为“重型颅脑损伤合并失血性休克死亡”,其中总结表述为:以头部及腹部创伤为主,弥漫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可迅速引起中枢性功能障碍,而腹部闭合性损伤致肠系膜出血,腹腔积血可引起急性失血性休克;上述损伤联合作用可导致受害人呼吸循环衰竭死亡。

胡瑞林拿着二次鉴定报告拜访了神木市医院、西安西京医院相关专家,一致认为本案伤者若救护、急诊处置及时妥当,成活率极高。“临床上有比本案伤者更严重者,也经过及时有效施救存活下来,即便应急手术处置偶有意外发生,最坏结果也不至于临床死亡。”他说,尽管伤者被惠民医院“诊断”为严重颅脑损伤,但二次司法鉴定结果显示:除了“左额顶部蛛网膜下腔出血”外,其他颅骨骨折、表皮挫裂伤均不构成致命伤,颅内也未见出血。依鉴定专家、权威专家分析推断,主要致命因素为“失血性休克死亡”。

地处秦晋蒙三省接壤地带的陕西神木市,2017年4月10日经国务院批准撤县设市。这个因煤炭经济屡屡吸引外界目光的县级市曾因全民免费医疗声名鹊起。然而,尽管生活在诸多光环下,对于胡瑞林一家而言失去了自豪感。拖着疲惫的身躯,他反复唠叨的是,会否有真相大白的一天,让他尚未成年的儿子泉下瞑目。(文·图 /  林梵)

http://fztt.fzyshcn.com/news/169397.html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猎狐资讯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与法 | 社会万象 | 奇闻轶事 | 娱乐热点 | 明星八卦 | 综艺新闻 | 影视快讯 | 楼市资讯 | 地产要闻 | 地方特色 | 美食营养 | 美食助兴
车界动态 | 新车上市 | 购车指南 | 体坛要闻 | 篮球风云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理财生活 | 创富故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15033号  猎狐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Powered by 猎狐  © 2015-2023 免责声明:除本网工作人员(编辑)所编写的稿件外、其余所登载、转载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只供读者交流和学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网无关。登载、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涉及到版权问题请联系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