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石嘴山一企业遭数百人围攻打砸抢至今维权无门被曝光

作者:雪儿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3-22 20:21:20
来源: 网络

 

视频连接: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UwNzQ2NDEwNA==.html
 
 每当想起1年前那个清晨的一幕,63岁的宁克东仍心有余悸。
他被陌生人闯进厂区宿舍,反拧住胳膊,抢走了手机。一边推搡,一边用脚踢,最终拖到厂区外看管了起来。
随后,他看到其他同事也被限制自由。200多人手持洋镐钯和橡胶棍,围住了厂区的核心部位,通过打砸抢等暴力手段将这里夷为平地。
这里是宁夏石嘴山市石炭井一企业花巨资投建的合法洗煤厂,还没来得及生产就遭其厄运。
控制:陌生男子闯进厂区反拧保安胳膊
 
      
 
 
宁克东是石炭井某单位的退休工人。2013年初,他成为宁夏昊蕴商贸有限公司员工,负责该企业在石炭井投建的一洗煤厂安保。
2014年9月1日早上约8:00,宁克东起床后正在洗脸。突然,几名穿制服的男子冲了进来,年龄大概30岁。他们2人一组,将宁克东胳膊反拧过来,边踢边推搡,架到了厂区外。
“我当时脑子都蒙了,以为自己犯了什么错误呢!”宁克东回忆,这些人把他拖出去后,开始往外扔东西,由于担心钱和退休证被弄丢,于是往回扑,几个人把他强行举了起来。年过六旬的宁克东哭了。
当时,与宁克东一起被架走的,还有同屋的龚克清、龚克明、龚克洪3人。
住在另一间宿舍的李红荣,今年34岁,也是洗煤厂的安保人员。据其回忆,当时他看到有人进来,于是跑过去想看个究竟,过去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10多个人摁倒在地上,胳膊也被反拧过来,最终抬到了外面。
该企业多名安保人员向记者证实,当天早上8:30分左右,他们遭遇了陌生男子的非法控制。
破坏:铲车挖房子还强行砸拆机械

          
厂区员工被控制后,宁克东等人看到又进来约50名穿制服的男子,有人认出这些人是神华宁煤有限公司石炭井焦煤分公司的员工。
随后,他们发现更多人走进了厂区,大约有200人。这些人身穿迷彩服,头戴安全帽,手持洋镐钯,甚至喊着统一的口号。
李红荣说,这些有组织的人进来后,开始有挖掘机和铲车也开了进来。现场有人指挥,挖掘机和铲车对围墙和厂房、宿舍进行破坏,也有人开始打砸或拆机械设备。
今年29岁的周华伟也是企业安保人员。当时,他在另一个厂区,当他接到李红荣的求助电话后,马上开车过去,刚一到就被穿迷彩服的人控制了。
周华伟告诉记者,当时厂房已经被挖掘机推到了,手持洋镐钯的迷彩服喊“谁敢拦就打死谁。”
“我后来跑到洗煤机前,拦着不让那些人拆机器,他们强行把我摁倒在地上了。”周华伟回忆,“机器有的被拆了,有的被砸了!”
“后来警察来了,站在那根本不管,还说只要不打起来就不会管!”周华伟一脸疑惑。

这次事件中,宁夏昊蕴商贸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和目击者对警方处警有诸多质疑。
张勇是该企业副总经理。据其回忆,事发时他接到了员工电话,于是火速赶到了现场,当时看到有几百人在厂区,有人正在拆围墙和办公楼,“已经无法阻止如此野蛮的暴力行为。”
“我从8:40分开始打电话报警,打了10多个电话,可是迟迟等不来警察。”张勇告诉记者,他不得已只好开车到石炭井公安局请警察出警。警察回复说,你先回去,等下就过来。
“我回到现场等到9:40分,警察才到现场。”张勇说,“我请求人民警察阻止暴力行为,他们却说这是经济纠纷,你们去法院起诉吧。”
“大概是在8:30分,我要回了手机,打电话报警。”李红荣说,“打完电话过了1个多小时,警察才来现场,基本就站在那看。当时有人抢我摄像机,我跟警察说光天化日有人抢东西,他们就把摄像机给我要了回来,但是卡已被拿走了,他们也没管。”
多名目击者和知情者向记者证实,当地警方确实到现场较迟,且面对暴力打砸和强拆行为没有积极阻止和采取措施。
 立案:警方不立案 检察院要求补充未果
9月4日,这家刚刚投建的企业成为了废墟。
该企业要求石炭井公安局立案侦查,追究组织者和相关人员的刑事责任。该局做出了不予立案的书面回复。
该企业向石嘴山市公安局申请复核,该局认为石炭井公安局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依据准确、程序合法,维持复议决定。
该企业又向石嘴山市大武口区人民检察院申请立案监督。该院也认为,现有证据不足以证实石炭井焦煤分公司有犯罪事实。因仍有部分问题没有查清,故检察院于2015年9月10日建议石嘴山市公安局石炭井分局继续调查核实。
受害企业相关负责人张勇称,所谓的“证据不足以证实石炭井焦煤分公司有犯罪事实”,是石炭井公安局在笔录和调查证据上做了“手脚”,蒙蔽上级监督部门的认定。
这份答复函的落款时间是2015年9月14日。然而,被打砸的这家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石炭井公安局的不作为仍在继续:检察院要求补充侦查后,警方仍迟迟没有回应,询问其进展如何?他们说正在调查;今年春节后,他们咨询石嘴山公安局纪委进展,告知石炭井公安局还未回复。于是,再次咨询石炭井公安局,对方称补充材料已报送大武口区检察院,但检察院无口头和书面回复。检察院却称,石炭井公安局第二次报送的材料与第一次一样。
“我在检察院立案监督审查科反映此事,负责的领导很生气,立即打电话给石炭井公安局,要求该补充就补充,该立案就立案,尽快给予回复,我都有录音为证。”这名负责人说。
记者调查
A、不存在所谓的经济纠纷

         

这家涉事的企业名为宁夏昊蕴天成商贸有限公司,主要从事煤炭加工和销售。
一份“场地租赁合同”显示,2013年4月1日,甲方宁夏松山工贸有限责任公司与承租方宁夏昊蕴天成商贸有限公司达成协议:乙方承租甲方原碳素厂3万平米场地,乙方在承租场地建设洗煤厂,不能做其它用途。租赁期限为5年,每年租金为2万元人民币,自合同签订时一次性付清。
宁夏昊蕴天成商贸有限公司提供的证据显示,合同签订后,该企业一次性支付了5年场地租金,实际支付租金比合同约定租金更高。
另两份“场地转让”协议也显示,“碳素厂”南面长200米、宽700米场地,由宁夏昊蕴天成商贸有限公司负责人购买。宁夏昊蕴公司购得“碳素厂”场地后,将其与收购的南面场地共同作为洗煤厂场地进行建设。
该企业提供的多个证据证明,这块场地平整后建宿舍、砌围墙、购设备,共投资约4千万元。
按照合同法的相关规定,租赁场地是向宁夏松山工贸有限公司租赁,并非神华宁煤有限公司石炭井焦煤分公司。
2014年9月1日清晨,这家洗煤厂遭遇毁灭式破坏。多名知情者证实,破坏的始作俑者就是神华宁煤有限公司石炭井焦煤分公司。而宁夏昊蕴公司所租赁场地为宁夏松山工贸有限公司,该企业与神华宁煤有限公司石炭井焦煤分公司仅仅是神华宁煤集团的两个下属企业,因此,无论是神华宁煤有限公司石炭井焦煤分公司,还是这次事件的组织者和参与者,都与洗煤厂不构成“经济纠纷”。
 B、警方1分钟即可到达现场

事发当日,涉事企业负责人和目击者对警方处警存在诸多质疑,认为警方存在不作为甚至渎职的嫌疑。
今年2月初,记者驱车到现场调查发现,事发现场距离最近的矿山派出所约600米,驾车到达现场的时间约1分钟;现场距离石炭井公安局约1.5公里,驾车耗时约2分钟。
记者查阅相关规定获悉,处警人员在接到处警指令后要做到快速反应,凡危及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的重大、紧急报警、求助,在市区必须5分钟内到达现场;在郊区,必须10分钟内到达现场。处警人员到达现场后,应迅速核实报警内容,对相关情况予以妥善处理。
C、场地勘探出煤资源 或涉嫌骗取煤矿开采权

           
石炭井位于宁夏石嘴山市大武口区北端,盛产煤炭。这里曾因煤资源富甲一方,石炭井这个城市也曾是西部煤都。而今,这里满面疮痍,因没有节制的开采形成了一座座废墟。石炭井这个城市,也几乎消失在城市的版图之中。
涉事的这片洗煤厂场地,夹居在废弃的群山和煤堆之间,如今只剩下两间窝棚,深冬的石炭井寒风刺骨。曾被控制过的安保人员,蜗居在这片荒凉的废墟中,依旧看守着这片场地。
这片场地的东面,被机械挖出了深深的沟壑,能够看到明显的煤炭痕迹。有多名目击者向记者证实,石炭井焦炭公司的挖机曾开进了场地,探到了煤炭资源,最终被阻止开采。
“这才是他们驱赶我们的真正目的!”宁夏昊蕴天成商贸有限公司负责人张勇意味深长地说,“神华宁煤集团实际上已将这片场地转包给别人,他们打着环境治理的幌子拿到了政策,真正目的是想做煤矿开采牟利。”
记者调查发现,这家涉事洗煤厂周边被强拆的企业,至少有5家。
 职能部门未回复

        

    宁夏昊蕴商贸有限公司一位负责人称,这次事件的组织者是神华宁煤有限公司石炭井焦煤分公司,同时参与的企业还有中青旅宁夏矿业投资有限公司、青海恒宏矿业有限公司。当时这三家企业各出100人,对洗煤厂进行了打砸拆抢。
该负责人还告诉记者,事发后,他得到消息,石炭井公安局负责人与神华宁煤有限公司石炭井焦煤分公司负责人多次协商处理此事,但对方明知违法却不愿谈赔偿事宜。
        2月23日上午9:00左右,记者就此联系了神华宁煤有限公司石炭井焦煤分公司副总经理李建立。记者表明身份并提出了采访要求,对方称正在接待客人,结束后会联系记者。随后,在未接到回复后,记者多次拨打李建立电话,截止记者发稿前未收到任何回复。
针对涉事企业对石炭井公安局出警迟缓、不作为、不立案等质疑,记者拨打石炭井公安局负责人电话,但均被对方挂断。随即,苏光平发信息称开会,记者同时表明了身份。
当日下午,记者又多次拨打苏光平电话,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法学专家:警方有案不立 应追究渎职类责任
宁夏一知名律师认为,本案中,不论双方是否有合同纠纷,任何人都无权肆意毁坏他人的财产,否则就会涉嫌犯罪,而且本案中被毁坏的财产数额特别巨大,情节严重,性质恶劣,打砸者尤其是组织者应该受到刑法的严厉制裁。
该律师还认为,警察到场后,依法应当及时制止打砸毁坏财产的行为,减少财产损失,告知双方如有经济纠纷可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但坚决不能毁坏他人财产,破坏社会公共秩序。警方涉嫌不作为。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刑法学张教授认为,本案中公安出警滞后,说明未按照警察法的规定积极出警,对责任人应当给予处分;打砸人员不管是否存在经济纠纷,都涉嫌寻衅滋事,或故意毁坏公司财物,这是刑事犯罪;公安有案不立,涉嫌不作为,应当给予渎职类责任的追究。
 http://www.zhcmtxw.com/view.asp?id=2987&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猎狐资讯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与法 | 社会万象 | 奇闻轶事 | 娱乐热点 | 明星八卦 | 综艺新闻 | 影视快讯 | 楼市资讯 | 地产要闻 | 地方特色 | 美食营养 | 美食助兴
车界动态 | 新车上市 | 购车指南 | 体坛要闻 | 篮球风云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理财生活 | 创富故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15033号  猎狐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Powered by 猎狐  © 2015-2023 免责声明:除本网工作人员(编辑)所编写的稿件外、其余所登载、转载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只供读者交流和学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网无关。登载、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涉及到版权问题请联系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