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曝河南孟津搬村造城之惑:农民绑架了政府?

作者: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9-05 16:31:31
来源:

 河南孟津搬村造城之惑:农民绑架了政府?

中国农村网记者 蒋钊 摄影报道

 

如今的上店村里随处可见停工的小区和被拆出的废墟

云南到河南洛阳有两千多公里,没有直达火车,到郑州中转最快也近30个小时。在车上的这三十几个小时里,葛红伟闷声不响的抽完了两盒烟,只因为媳妇在电话里告诉他:“家没了。”

两天后葛红伟看到了已变成一片废墟又刚被大雨浇过的家。临时搭建勉强围住的羊圈里,马上要出栏的壮羊少了一只。更令他着急的是,女儿在拆迁中头部受伤仍在住院观察。

“当时我们兄弟几个都没在,就我丈人、媳妇和小女儿在家,要是有人在他们肯定不敢拆。”站在早已变成一堆废墟的家门口,葛红伟依然坚信当初有办法避免这场灾难。

“没用,他们还是一样拆。”在同一天被强拆的哥哥葛占伟却不这么认为。“他们政府一二十人,带着十几个社会人员,都是想办法先把人拉到很远的荒地,反抗就打,这边上推土机,在也没用。”

如今在经历拆迁两个月后,除了住校的两个孩子,葛红伟一家仍坚守在这片废墟上,住在用塑料布搭建的简易棚里。11月的洛阳夜间已低于零度,碰上阴雨天气根本无法想象。“从拆完到现在我去镇里、县面反映好多次了,说来看,一次都没来。”葛红伟至今不理解自己的房子怎么能一声不响就被拆了,而拆了近两个月,政府也从来没给一个说法,甚至都没来看一眼。

遭强拆之前,葛红伟在云南打工,媳妇操持着家和几亩果树,岳父拖着一条病腿负责放养十头羊。这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偶尔也暗地打听下拆迁的消息和进展,但从没有一天动过当“钉子户”的念想。

村民:未签协议,打人强拆

 

孟津县八大场馆建设开工仪式现场新闻照片

河南省洛阳市孟津县城关镇上店村的拆迁工作始于2011年12月。在此之前,孟津县政府还组织了“国防动员指挥中心及八大场馆开工奠基”仪式。按照设想,这个总耗资6.6亿、工期2年、占地358.14亩的文化设施项目将会把上店村改头换貌,占据安泰路以南、负图大道以北、西霞路以东、朝阳大道以西的区域,承担起孟津乃至洛阳市的文化服务职能。而原本耕作着3400亩耕地的729户上店村民就要进行整体搬迁,安置到西霞路以东筹建有27层楼高的“上店社区”内。如今,仅建成一半的上店社区已停工数日,百米之外正对着安置小区的化工厂还在日夜运转,排放废气。有村民说:“房价降了,开发商没钱了,房子就停工了。”

到2013年上店村已陆续有600多户完成拆迁,基本按照丈量、公示、签协议、赔偿、拆迁的程序进行,尽管有部分村民反映补偿标准不一、拆迁过程缺乏公示等问题,拆迁基本保证是在签订补偿协议获得赔偿后进行。葛红伟还说,那时候哪家哪户要搬,都是镇里的拆迁部出人帮着搬家具、搬粮食,谁知道到2013年9月以后的政府在拆迁时却变了脸。

“那天房子被扒了一半时我赶回来,被那些拿着1人高铁棒的人拉走,他们踩在我的背上,当时我肚子里的饭全吐出来,耳朵被打到出血。”就这样42岁的王××(化名)从去年9月起一只耳朵听力微弱。

“打完就被扔在荒郊野地,喊‘救命’就会继续被打。”葛××(化名)的房子与周田在同一天被拆,被打后至今仍双眼视力模糊。

记者多处走访后了解到,在2013年9月至今的一年时间内,上店村约有10户遭到了类似强拆,都是在没有通知、没有协议以及未获得补偿款的情况下被行政强拆,被拆户家人均有不同程度的人身伤害和财产损失。

根据新版《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草案)》,行政强拆被取消,强制拆迁与否拟全部由法院作出裁决,行政部门不再具有强拆决定权。这意味着在拆迁未达成协议的情况下拆除房屋必须通过走司法程序来解决。

“当时有司法警察到场吗?”记者问。

“没有,那天我们书记、副镇长都在,还有一些警察,但不是你说的司法警察。”葛红伟一边拿出手机给记者看当时拍的视频,一边说:“当时很多人都在,可以作证。”但环顾四周,除了自己家被推倒的一堆砖块和不远处停工的安置小区,空荡荡的街道上几乎空无一人,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一拆迁,人都不知道拆哪儿去了。”

目击:三年仅打地基土地撂荒严重

 

已经停工的安置小区上店社区四周是已撂荒多年的大片耕地

按照计划,八大场馆应该在下个月收工,但记者在规划地仅看到了两个打好的桩,几辆推土机摆出练车的架势来回轧路,一位妇女在打理西边的一小片果树。

“这是您自己家种的果树吗?”记者问。

“不是,我是给别人干活。”对方有些警惕地回应记者。

“那这一大片闲着的地以前都是耕地吗?”面对记者的询问对方以不清楚为由走开了。

随后记者辗转找到了这块地曾经的耕作者之一苏××(化名),她也是上店村为动员村民拆迁选出的小组代表。

“这些都是我们村被征的地,荒了四五年了也不让种,你说可惜不可惜。他们怕你种了果树、粮食到时候还要多给赔偿。”虽然是村里选出来的小组代表,苏××似乎连自己的利益都很难有发言权,更别说代表小组其他村民争取权益。“他们政府有什么决定从来也不找代表商量,都是先通知社员反倒最后才通知代表。”

事实上,像这样有规划但并未动工而撂荒的耕地在上店村还有多处。停工的上店社区以东的大片耕地上已长满杂草,倒成了葛红伟老丈人赶羊吃草的地方。

这一片荒凉之景确实让人很难与孟津县政府网站文章里写的那一派热火朝天拆迁场景,以及承诺的高档标准化社区生活愿景结合起来:

“走进孟津县城关镇上店村,一派热火朝天的拆迁场面。为了支持县城新区建设,上店村的群众舍小家顾大家,掀起了拆迁热潮。

小区按城市一流社区设计,住房全部是框架式高层楼房,幼儿园、卫生保健室、商场和停车场、活动场、绿地等一应俱全,建成后将是一个人口规模适宜、配套设施完善、生活环境优美、居住条件舒适、和谐文明有序的高档标准化社区,也将是孟津县城的地标性建筑群。

让支持拆迁、积极拆迁、为整村搬迁做出贡献的人记入上店史册,永受后人敬仰。”

 

孟津县村民聚集在新开发的小区门口讨要过渡费

“我们六年没地种都是吃商品粮,征完地政府一年给1000斤小麦补贴,也不给买都是给钱,市场价格是1.25,他非按收购价格给1.18。今年这个1.18也没给了,说政府没钱,可是这不对啊,政府没钱我们就嘴绑上不吃了?”像苏××这样的失地农民在上店村不算少数,长时间拿不到过渡费带来的生活压力和不安全感使得他们选择了上访。

在不远处新建的“中央花园”小区门口,同样聚集着讨要过渡费的当地村民,而位于这条街另一端的拆迁部外还拉着“处置违法产房闹房,维护社会稳定”的标语。

政府回应:没有强拆,统一补偿

 

村民向记者展示孟津县上店村整体搬迁手册

为了了解上店村是否在2013年9月后的拆迁工作确实存在强拆,记者走访了上店村所在的城关镇镇政府。

办公室主任潘海涛上下打量过记者后说,“焦点访谈也打过电话,咋会管这事?”

记者随后询问上店村是否存在强拆问题。“强拆这方面没有,我没有听说过。我们主要是置换面积,补钱我没有参与,县政府有文件,按照县政府的文件精神定补偿标准。我们上店村拆了三四年目前还没拆完,主要是有些老百姓要价过高。”潘海涛否认了村民反映的强拆行为。

对于拆迁是否做到公开告知,潘主任说:“村民认为公示是把公示的东西送到我家,每个人都拿到一张,像在电视上播或者在公共场合张贴告示,这都是公示。我们贴告示,他说我没看见,实际上是公示了。”

那么拆迁中是否存在像之前几户村民所描述的暴力行为?是否有社会人员参与呢?潘主任一边轻声嘟囔着几句“不可能”,一边又向记者解释这是村民绑架政府的做法,“他们只有这样说才能吸引眼球,这种事都是为了吸引眼球才把事情说成这样。”

走出办公室,当记者以询问的口吻向潘主任了解孟津县的房市情况时,潘主任意味深长的叹口气,说:“不景气,买房子送装修,现在买房子不就是在买泡沫?政府借钱搞开发,日子也不好过。”

 

拆迁已过去3个月,葛红伟一家仍在废墟上坚守

如今,这个当初因为影响道路美观而临时被下令拆除的房子虽被推平,废墟上搭建起的简易棚和日夜坚守摆出“捍卫家园”阵势的葛红伟夫妻,似乎并没有实现美化道路的初衷。

 

孟津县领导班子如何来处理这些事情呢?敬请关注后期报道!

http://3g.163.com/ntes/special/0034073A/wechat_article.html?docid=C0726SHQ052598I9&spst=0&spss=newsapp&spsf=wx&spsw=1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猎狐资讯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与法 | 社会万象 | 奇闻轶事 | 娱乐热点 | 明星八卦 | 综艺新闻 | 影视快讯 | 楼市资讯 | 地产要闻 | 地方特色 | 美食营养 | 美食助兴
车界动态 | 新车上市 | 购车指南 | 体坛要闻 | 篮球风云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理财生活 | 创富故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15033号  猎狐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Powered by 猎狐  © 2015-2023 免责声明:除本网工作人员(编辑)所编写的稿件外、其余所登载、转载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只供读者交流和学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网无关。登载、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涉及到版权问题请联系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