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中利财产案与凌河区法院的五个裁定

作者: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7-20 12:08:35
来源:

 

 

秦中利财产案与凌河区法院的五个裁定

杨总写作

特约记者 陈涛

6月3日,本报编辑部收到一份投诉以及相关证据线索。投诉人是辽宁省锦州市通达汽车修理厂负责人秦中利,被投诉人主要为凌河区法院个别法官和锦州市中级法院个别法官。

随着调查的深入,一起匪夷所思的司法丑闻浮现在眼前。

一号裁定书,房子归秦中利

秦中利家住锦州市凌河区,个人所有的锦州市通达汽车修理厂(简称通达厂)是国家一类汽车维修企业,占地面积2067多平方米,拥有房屋1336平方米。不算土地价值,仅房屋和其它固定资产就有2800多万元。

2012年,当地政府批准由锦州市戎达房屋开发有限公司(简称戎达公司)对通达厂进行拆迁并在拆迁后的地块进行商业性开发。然而,戎达公司只答应支付支付200万元拆迁补偿金,秦中利拒绝。双方未能达成拆迁补偿协议。

此后,戎达公司利用历史问题,并利用自己同某些法官的特殊关系,以秦中利未曾预料的手段,在未支付补偿金的情况下,就将通达厂占有。

历史问题是指,2006年,因另一家企业锦州市机电设备有限公司(简称机电公司)欠钱不还,凌河区法院判处机电公司偿还通达厂本息71万多元。执行中,将机电公司坐落在凌河区延安路六段五号的8套房屋拍卖(凌河区法院委托锦州市中级法院拍卖)。

结果,秦中利以65万余元拍得这8套房屋,凌河区法院也在2007年3月以“(2007)凌河执字第19号民事裁定书”(简称一号裁定书),裁定这8套房屋归秦中利所有,65万余元价款从判决的71万多元中抵扣。抵扣之后,机电公司尚欠秦中利6.61万元。

凭此裁定书,秦中利办理了房屋过户手续,成为8套房屋的合法所有人。秦中利说,这是一起非常正常的、合法的执行案件。

二号裁定书,狸猫换太子

然而,2008年12月,凌河区法院又作出一个“(2007)凌河执字第19号民事裁定书”(简称二号裁定书。案号与一号裁定书相同),以有人提出“执行异议”为由(“执行异议”的内容,后面的“司法腐败”一节将详细介绍),裁定将上述8套房屋中的一套“执行回转”至原产权人机电公司名下。

这,相当于将一号裁定书撤销了。秦中利的律师说,二号裁定书的通俗化的意思是,一号裁定书将这套房子执行给你是错的,现在必须还给机电公司。至于机电公司欠你钱的问题,这个先不说。至于一号、二号裁定书文号为什么相同,这个问题嘛,你管不着。

律师还说,这毕竟是见不得光的事情,所以,二号裁定书的形成十分诡秘,也没有送给通达厂。直到2012年政府批准拆迁时,秦中利才知道有这个裁定书。

知道了并获得了这个裁定书,秦中利还是有两个疑问:第一,“执行回转”的仅仅是一套房子,戎达公司怎么会产生占有整个通达厂而且只出价200万元的底气?第二,未达成拆迁补偿协议,戎达公司怎么得到了拆迁权和开发权?莫非,戎达公司早就与政府、法院、机电公司有了某种默契?

律师说,这就是现代版的狸猫换太子的故事。在这个故事里,不仅相同文号的裁定书内容变了,土地所有者也变了。

三、四号裁定书,一不做二不休?

不过,凌河区法院很快就以新的行动堵住了秦中利的第一个疑问——

2012年4月18日,该院以“2007年拍卖上述房产时,部分房屋的地址发生笔误,应视为拍卖程序违法并应纠正”为由,作出“(2012)凌河执监字00001号裁定书”(简称三号裁定书),裁定撤销将8间房屋执行给秦中利的一号裁定书。

这意味着,不仅那套房屋不属于秦中利了,剩下的7套房屋也不属于秦中利了。秦中利非常气愤,说,尽管地址写错了,但拍卖的房子没有错,而且,拍卖之前还对地址做了更正,他们怎能这样玩弄法律!

不过,法院赋予了秦中利复议权。他向锦州市中级法院提出复议申请。

岂知,锦州市中级法院将案件退回凌河区法院,后者于2012年7月9日又作出对秦中利更为不利的“(2012)凌河执监00001-1号裁定书”(简称四号裁定书),裁定将上一份裁定书即三号裁定书和被三号裁定书撤销的一号裁定书一并撤销,并裁定送达后立即生效。

这意味着,8套房屋还是不属于秦中利,而且,秦中利不得再申请复议。

五号裁定书,“先予执行”

秦中利气愤至极,到处申诉。然而,几个月下来,没有一个单位受理。

不仅如此,凌河区法院又受理了机电公司要求返还原物(8套房屋)的民事案件,于2014年7月23日作出支持机电公司要求的“(2014)凌河民一初字第00528-1号民事裁定书”(简称5号裁定书),裁定通达厂将8套房屋无条件返还机电公司,并裁定通达厂在判决书送达后三天内迁出。

秦中利告诉记者,7月25日晚上8时50分,凌河区法院执行局局长周军等4人乘坐戎达公司的奥迪车(牌照号:辽G00095),闯入他的家中送此裁定书。他说,这家法院为谁辛苦为谁忙,于此可见一斑!

9月18日,该院又作出“(2014)凌河民一初字第00528号民事判决书”,判令秦中利返还8套房屋。在此前后,还屡屡发给秦中利各种主要内容为“赶紧腾房”的司法文书。

该院最后一个裁定书即五号裁定书实际上含有了“先于执行”的命令。律师说,“先于执行”是指法院裁定一方当事人预先给付另一方当事人财产的制度,法律规定只能用于涉及基本生活或生产经营、情况紧急的案件。凌河区法院扩大了适用范围。

司法腐败浮出水面

让我们回到2008年12月,看看该院是根据什么作出二号裁定书,裁定对那套房屋“执行回转”的。这,有助于我们理解凌河区法院为什么执着于剥夺秦中利的财产权。

1999年,孙敏力、王永权(裁定书写法,购房协议书是王永全),在执行一起债务案件时(双方当事人为锦州市商业银行城建支行和机电公司),以23万元的价格买下了该案争议房产(正是本案8套房屋中的一套),又以38万元转卖给市民梁艳洁。

秦中利说,孙敏力是锦州中级法院的执行法官,王永权是锦州中院的司机。

2008年12月,凌河区法院正是根据王永权、梁艳洁提出的“执行异议”作出二号裁定书,裁定将这套房屋“执行回转”给机电公司的。“执行异议”的主旨是,这套房子被梁艳洁买下(但产权还在机电公司名下),法院不应该再将它执行给(以及拍卖给)秦永利。

但是,秦中利说,早在1997年即孙敏力与王永权买下这套房屋之前,他就向机电公司租用了8套房屋(包括这套房屋)。因此,无论从哪方面讲,王永权、梁艳洁所说的买卖都不能成立。更严重的是,二号裁定书裁定是将那套房屋返还给机电公司的,最后却没有执行给机电公司,而是执行给了戎达公司。

因此,秦中利说,有关部门应该调查,这是不是一起虚假诉讼,如果是虚假诉讼,主导这起虚假诉讼的是其它当事人还是凌河区法院。还应该调查,孙敏力、王永权与梁艳洁是什么关系,他们与凌河区法院涉案法官又是什么关系。

仅仅是开发商发财了?

正式拆迁是2014年8月28日开始的。

这天上午,凌河区法院的工作人员、凌河区城管人员、榴花街道办事处人员以及戎达公司的雇佣人员,共计约四五十人来到现场(当时,秦中利既在这里办公,也在这里居住)宣布:这房子不是你的了,无论如何,今天必须腾房!

见到这样的阵势,秦永利害怕了,当天下午就搬走了。而且,当天下午,戎达公司就占领了这8套房屋,并将其中部分拆除(保留了一部分,是为了安置施工人员和存放工具)。

秦中利说,如今,戎达公司已经更名为锦州盛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盛业公司),已在这8间房屋所在位置以及周边位置盖起了数栋高层商品楼,并且已经开始以每平米5000多元的高价销售,戎达公司(盛业公司)的老板可谓财源滚滚。

秦中利还说,我相信,通过这个项目发财的绝不会仅仅是戎达公司的老板。

本报以挂号信给凌河区法院寄过采访函。为联系采访,做到新闻采访的客观平衡,还多次给该院院长黄萍打过手机、发短信,对方均将手机挂断或不理会。好在,本文基本内容均已在该院司法文书中显示。

转载来源:http://club.it.sohu.com/minjian/thread/47q3xoynn5g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猎狐资讯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与法 | 社会万象 | 奇闻轶事 | 娱乐热点 | 明星八卦 | 综艺新闻 | 影视快讯 | 楼市资讯 | 地产要闻 | 地方特色 | 美食营养 | 美食助兴
车界动态 | 新车上市 | 购车指南 | 体坛要闻 | 篮球风云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理财生活 | 创富故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15033号  猎狐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Powered by 猎狐  © 2015-2023 免责声明:除本网工作人员(编辑)所编写的稿件外、其余所登载、转载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只供读者交流和学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网无关。登载、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涉及到版权问题请联系客服QQ。